偶得一梨

借我永无岛



圈名@u梨

迷之写手。

*原创女主爱好者,注意避雷

*关爱冷CP爱好者

【全职】渡沙洲(中下)


*原创女主,注意避雷,cp王杰希
    
*原著向,年龄差注意
     
*ooc
   

 

7.
     
  哇,我真的非常佩服ni王。
   
    
  当舍友二狗子配着王杰希的现场表情截图发来消息时,我正在背让人死去活来的政治知识点重组,一眼就看到了微草队长的迷之蔑视。
   
   
  呵呵。我心想,快考试了,你就浪吧。
   
   
  他厉害是他的事,不枉我给他写了“人物传记”,对,在语文周训练的时候,记一个对你影响深刻的人这种不找边际的鬼题目,极容易让人以为是出题者的恶趣味。不过这次他们的意图不是让我们死,同组的几个姑娘写得眼泪汪汪,可能是在写亲人或者爱豆……嘛,在这物欲横流的世界里,只有语文有一丝温情吧。
   
     
  季后赛第一轮已经开始了,前面的常规赛我压根就没看,为了好好的腾出脑内空间装考试得分点,我翻来覆去,烦躁不安,不知道自己之前都在跟王杰希说些什么鬼又在暗示些什么东西。就像小时候跟别人炫耀,我认识一个打游戏非常厉害的人,别人冷哼一声有什么好骄傲的又不是你自己的荣耀。
   
   
  我能有什么荣耀?
   
   
  我是个非常平凡的学生,平时浑浑噩噩过日子,临近考试就没日没夜的学习,到了人生的转折点几乎将后者延续了一年。谁不是呢?
   
    
  宿舍里四个人,都拿出了平时在食堂抢饭的劲头学习,明天就要高考了,又突然迷信起来在空间微博上转了一堆好运。更奇怪的是,连平常难得联系的父亲都发来了一组他的作品,拍摄的是学生们的哭哭笑笑,以及附赠的一句高考加油。
   
    
  他平时喜欢拍人,老人,小孩儿,背包客,LOMO的少女,黑白的老电影,不知道从哪里翻出这套图来讨我欢心。
   
     
  他是一个合格的摄影师和糟糕的父亲,我的母亲是一个成功的白领,他们的成就都不是我的,但他们的关系的至亲至疏却无时无刻不在影响我,月亮和六便士,我爸要月亮我妈要钱,我夹在中间,扯住王杰希的袖子不放手。
    
    
  相差五岁让我和他的成长无法同步,最多算是互相见证。
    
    
  王杰希有过女朋友。我差点以为他鼓励我住宿舍是因为他忙着陪别人没空看管我,转念一想他没有任何责任或者义务被我绊住手脚,所以就听从了。现在还蛮感激他的,真的遇到了一群很棒的室友。
   
    
  我也尝试过谈恋爱,非常甜的滋味。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和他的恋情都无疾而终。
   
   
  这叫什么,缘分天注定吧。
   
   
     
8.
  
    
  王杰希从小就认为走访亲戚是一件非常无聊的事,邻居应该也差不多。
    
   
  但是当隔壁那扇门打开的时候,一个脸圆圆的小女孩儿跳了出来和他打了个照面,奶声奶气的说话。他曾经问过她为什么没有爸爸,下一秒就被小姑娘跳起来敲了脑袋,然后被展示了一整面墙的摄影作品。
    
   
  他从来没有拉过她的辫子剪过她的鞋带,只会在捉迷藏的时候藏的匪夷所思让人认输;小姑娘骨骼清奇,喜欢攀爬小区广场的树木A,他就只得在一旁望风,看到保安连忙把她抱下来逃跑;有人找他的茬嘲笑他的眼睛,小姑娘瞬间气得炸毛,愣是要维护他,尖着嗓子用小孩子最恶毒的语言发脾气……
   
    
  他有时候非常执拗,比如必须做好了作业才能出去玩,比如想走职业选手的道路必须坚持下去。于是那个小姑娘眼巴巴的看着他渐行渐远。
   
    
  当她的童年梦碎了,不知道他是在希望她成熟一点还是希望她能继续保持被人疼被人爱没有一丝痛苦。结果半大不大的姑娘不仅意识到不能对亲近的人发泄不满,还会收敛一些最深层的情绪,看起来依旧惺惺相惜。
    
     
  两家的阳台挨得很近,小时候的夜晚他会接到一个从那边抛过来的纸筒,连着线的另一端在她手里,然后会听到女孩儿朦胧的、小小的声音。不知道是要加入那场正义的战争或是统治哪个小国,小姑娘站的笔直,对着纸筒说,你是个厉害的魔道学者,如果我嫁给你,是不是就会变得很强大?
    
    
  近年来王杰希可亲可敬的母亲笑眯眯地在过年亲戚聚会的时候提过一次,直接把喝饮料的田苒呛到了,他忍不住笑了笑,也没多想。
    
    
  也许有一个断点,是他离开家去了微草后,还是田苒揭露了生活的真相后,那对纸筒不见踪影,也许正是应了那个“有些东西会慢慢消失”的道理。
   
     
  他有焦头烂额的时候,他有沮丧气馁的时候,他有无暇顾及的时候,他有惊为天人的一面,但大部分时候都是普通的样子。他才是有七情六欲的凡人,也许刚开始被叫“大眼儿”的时候会恼,也许接过队长职务力不从心的时候想闷声大哭。
    
    
  小姑娘叫田苒,和他互相直呼其名,没有多余的东西。
    
    
  他的第一个荣耀账号卡是魔道学者,系统脸,后来也尝试过各种职业,没它来的顺手。竞技场时老是有个小姑娘趴在一旁看热闹,后来他去了微草俱乐部,她就只能从网线的另一端看,然而再无魔术师打法。
    
    
  兜兜转转,互相催促,快快长大。
    
     
     
9.
  
   
  我田三汉回来了。
   
    
  哇,我觉得自己非常的了不起,第一场考语文的时候起码手抖了半小时,那种像是全凭肌肉记忆的答题感真的是——不想再来第二次。
    
    
  我睡去的时候是下午,醒来就已经到中午了,够无所事事。床头柜的手机一顿狂响,妈妈打来电话说明天中午回来做饭,班群里班长不停的刷屏,一副很膨胀的样子说别忘了回来填志愿,我刚打了三个点点发送就被同宿舍的狐朋狗友拉进了讨论组,组名生动形象——“浪玩解散小分队”,约着看电影,我本来准备看比赛的,结果还是穿戴整齐的出门。
     
     
  结果电影没看成,几个人买了饮料直奔火锅店,我有一种白洗了头发的感觉,推杯换盏抢肉吃,店里冷气开得不足,我们吃的满头大汗酣畅淋漓,没注意窗外云去云来聚在一起压了下来,大雨将至的闷热。
    
     
  各自讲过去的糗事,欢喜和未来,一个要学经济一个要学法律,一个连忙拱手膜拜地喊“学霸学霸”,剩下一个我说,我要做人民教师。
    
    
  “得了吧您嘞!——”
    
     
  几个人对我指指点点,宿舍长喝了口水,把鱼丸往锅里下,语重心长地说:“讲真,你们以后没找到男朋友别回来见我。”
     
    
  我刚准备嘘她,狗子就开始怼我:“田苒先田苒先,地理条件太好必须先把到你王队!”我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心想八字没一撇我有意他无情,嘴上说着不和你蓝雨粉计较哼唧。
     
    
  雨就这么下下来了,像是夹裹着泥沙往窗玻璃上扑,我们四个人打着狗子带的太阳伞去她家,淋得也是没谁了,幸好她爸妈不在,我们在浴室里吹了半天衣服,又到客厅捣鼓她家电视机,愣是调到KTV模式,把她的宝贝星空投影仪拿出来一开,窗帘一拉,满屋星光。
    
     
  老大非要给我们唱一首《野子》,我们赶紧拍手称妙,拍下她鬼哭狼嚎的表情毫不留情的P上“吹呀吹呀我的骄傲放纵”的字样发空间分享。狗子招呼我去点歌,我强势拒绝,她把胳膊搭我肩上把我拉过去,语气特正经的说,你tm之前困惑了那么久是为了什么啊?
    
    
背景里其余两人的声音特别难听,真的。我把她的脸往两边扯,用很大的声音说老子考完了要出去旅游!逛街!玩!
    
   
  她说你过几天不去看季后赛啊!
    
    
  我才不管,我每天上学放学,自己都能感受到自己的麻木不仁,与我相反的那个人,是王杰希,他是微草的队长,他要冠军,他爱荣耀,他的眼里有我没有的蓬勃少年气,他的心里有我没有的一腔热血,我敬他赖他,羡他妒他,他是能把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条的魔术师,就连麻烦——他从不烦,压力推着他前进。
    
    
  他是星星,正是茫茫黑夜让他起飞发光,他从不任我自生自灭,也从不纠正我偏向极端的个性,我难以猜测难以想象他的意图。
    
    
  有时候我感觉自己的生活一团糟,我的家门是一个世界,他的家门是另一个世界,我惰性深重,光是和贫瘠的生活过招就疲惫不堪。我翻他以前的采访,从出道到现在,一遍又一遍,看他从有点不入世的清高到恰到好处的应付自如,微笑的皱眉的挑下巴的,成长的弧线曲折又明了,有时候特别不要脸的以他为目标,想过得充实有繁忙,然而现在剩下的只是过大的自由和迷茫。
    
     
  如果说我一直以自我为中心,那又何必小心又强装豁达地和他交流,他封印了自己的打法,我可以被那些无良记者气死,不知好歹的难过一阵彷徨一阵,再对他笑笑闹闹。
     
    
  我想问他怎么想的,但我又凭什么问他,相对的,他又凭什么多管我一点,喜欢我一点。
    
     
  好家伙,狗子听了我的说辞居然还反问我,你是巴不得他管你吧。
    
     
  是,我边说边用抱枕戳她,心里苦得难受,因为我喜欢他啊。
     
     
  狗子反过来戳我,说,你这才长大几岁啊,老小孩儿,老小孩儿,越老越抽抽。

  
   
   
TBC.

其实最后一句是形容老人的……
 

想写谈恋爱啊|・ω・`)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