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得一梨

借我永无岛



圈名@u梨

迷之写手。

*原创女主爱好者,注意避雷

*关爱冷CP爱好者

【全职】渡沙洲(下)

*原创女主,注意避雷,cp王杰希
    
*原著向,年龄差注意
     
*ooc
      
*完结章来了啦啦啦,撒点狗血少女梗
    

    

10.
   
    
  六月中旬,第八赛季季后赛,微草输给了轮回,夏休期来了。
   
   
  王杰希从俱乐部收拾好东西开车回来,在飞机上的不适感蔓延到了脖根,他不由自主地想到复盘时的种种,说不清是想笑还是无奈。
    
    
  终于要回家了。他直视前方,一辆辆车飞驰而过,他拐进了自家小区,午后的阳光热烈而不知收敛的刺眼。
    
     
  电梯缓缓的上升,他抵着后壁闭了会儿眼睛,“叮”的一声,他就知道到家了。
    
     
  王杰希习惯扣住钥匙圈把它们拿在手里,当他把钥匙插进锁眼,隐约听到了一声猫叫,可能是楼下人家的,他却偏过头去看另一边邻居的家门,不知道那个小姑娘怎么样了,也没打电话来,或者发短信来。
    
    
  他临走去参加季后赛时父母说要去南方旅游,除了嘱咐他照顾好自己还要拉着田苒说一通,什么高考期间要万事小心不能吃这不能吃那按时睡觉。当时他和田苒对视了一眼,对方做了个耸肩的动作,他就笑了。
    
    
  在不在家?他想,却没有去敲门的打算。进屋换鞋,冲个澡换身衣服,也就二十分钟的事儿,结果呢,提着个垃圾袋出门,门还没来得及带上就愣住了——之前还心念着的小姑娘站在她家门前,手里抱着个包,一副掏了半天钥匙的样子,她的眼神循着动静望过来,没戴眼镜,眼眶下的黑眼圈明显极了。
    
     
  “没带钥匙?”他一手扶住被风吹得要关上的门,“出去玩儿了?”
    
    
  “嗯,”她双臂交叉地抱着包晃,刘海被汗浸湿沾在额头上,连身上的条纹衫都有贴着身体的感觉,“可能掉在室友家了,还有手机。”边说边眯眼睛。
   
   
  王杰希发出一丝气音,看着她又热又困的样子便让出道来:“进来吧。”
    
    
  田苒从他身侧堪堪擦过进了门,站在玄关一手撑着墙一手提着包准备左脚踩右脚把鞋子踢下来,王杰希无意往她鞋上看了一眼,挑了挑眉毛,忍住没笑出声来:“还打得死结啊。”
   
    
  田苒低头一看,鞋带不寻常地纠缠在一起又紧又难看,她动了动鼻子,没反应过来被王杰希按着坐在了玄关边的长矮椅子上,男人把垃圾袋放在一边顺势关了门,正对着她蹲下身来,九分裤裸露的一节皮肤被他握在手掌心拉了过去。
    
    
  她迟钝得很,眼看着王杰希修长有力的手三下两下解开了死结,自己还抱着包愣神,手掌往下挪握住了冰冷的脚踝,另一只手抓住鞋跟往下脱,顺便把她的脚放在摆放整齐的拖鞋上,解右边死结的时候他遇到了点麻烦,眉毛微微一皱,却还是耐心的让人几乎把脚搁到他怀里。
   
     
  田苒不好挣扎,视线从他的额头往下滑,碰到了男人衣领里的一节锁骨,又转着眼珠回到人脸上,看他睫毛下的眼睛,连颜色都让人觉得舒服。“好了。”他抬头,抓住了某个偷偷观察他的家伙,后者毫无不好意思的神色。他站起身来拍拍她的头:“浴巾客房里有,睡衣在第二层第三个抽屉里拣,脏衣服丢在洗衣机上面,沙发上有空调被。”
    
    
  “嗯谢谢……”得到了主人的应允,田苒站起身,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王杰希非常自然地刮了她右眼的黑眼圈一下,让女孩子条件反射地眯起了眼睛,“我出去倒垃圾,马上回来。”
    
    
    
11.
    
    
  “通宵!通宵!”
 
  “对二!对Q!要不要?!对五!我总算赢了!”
   
      
  田苒到现在耳边都环绕着狗子斗地主时的叫喊声,真的搞不懂现在的姑娘,她想。她从来没有通宵过,这下好了,又是斗地主又是抽鬼牌,每个人都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边玩边唱歌,感谢狗子家谜一样的隔音效果,后来四个人挤在电脑前玩荣耀,一张卡一张卡换着登,就打竞技场,习惯打枪系的她硬是拉低了狗子剑客的胜率,自己的也被玩战斗法师的宿舍长玩得不能看……
   
   
  整整闹了一个通宵,早晨的光线透过窗帘的缝隙射进来时他们才在沙发上睡着,过了大概三四个小时,她从梦里清醒过来,把旁边的人摇醒说要回家。
   
  
  她看见王杰希的车从门口开进去,就远远地看着,自己一步一步的从人行道走来,到家门口时一掏包,坏了,犹豫着要不要敲邻居家门时,王杰希出现了,穿着短袖和牛仔裤,发尾还沾着湿气,看见她眼珠子一定。
  
   
  浴室还冒着热气,她开了凉风,干干脆脆地把头和澡都洗了,花洒喷出来的热水冲到脸上往下滴,让人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没用吹风机,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贴着头皮,一下一下的梳理,穿的是王杰希衣柜里拣出来的衬衫短裤,袖子被挽起来堆积在臂弯里,一股樟脑丸的味道。
   
   
  气温很高,没开空调,把落地扇打开“呜呜”的吹,晒浴巾的时候不小心把旁边的衬衫勾了下来,还好她眼疾手快接住了,一眼就认出来是王杰希常穿的那一件,感觉自己特变态,鼻尖凑到面料上嗅了嗅,全是他身上的味道。
  
    
  太阳不再那么高高在上,像迟暮的老人慢慢驼了背,田苒手里抓着他的衣服就像是深陷泥沼动弹不得,阳光略过她的发顶留下一抹难耐的热度,她甚至在想是不是应该快点离开去狗子家找钥匙。
   
   
  不能。她敲了敲脑袋,还是太丢人了。
   
   
  重新把衣服挂了回去,她三步并两步地扑倒在沙发上,踢开空调被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心中默念三遍心无杂念便闭上了双眼。
   
   
  沙发是旧沙发,质地偏软,颜色温和,没那种新鲜到逼人的味道,很讨她喜欢。
    
    
  王杰希开门的时候田苒睡得正香,他丢了垃圾顺便抽了支烟,味道几乎都陌生了,楼道里人少的可怜,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磨蹭,一支烟抽半个小时,按理说他看起来不像是有烟瘾的人,就是有时候心烦意乱来一根。
   
     
  他小心翼翼地关上门,把被踢在沙发下的被子捡起来覆在小姑娘的肚皮上,自己坐到一旁掏出手机,QQ消息提示的声音很大,连忙调了静音,职业选手群里的人不停的冒泡,讨论之前和之后的比赛。
   
    
  小姑娘可能还是觉得热,半梦半醒地翻身,无意间踢到了他,男人顺势抓着人的脚踝把腿摆了回去,一滴汗液顺着他的额头滑落下来,看来是有点热。王杰希起身去拿中央空调的遥控器,转了一圈把房间门都关好,回来时发现田苒已经坐了起来揉着眼睛,他伸手点了点她的肩膀:“去客房睡?给你开空调。”
   
     
  “不用了……”田苒摇摇脑袋,头发刚干毛毛糙糙的,“看电视看电视——季后赛重播应该还有吧?”
  
  
  
12.
  
   
  田苒早早地对着答案给自己的高考试卷估了分,和平时没什么差别也是万幸。她是一个心理素质极差的应考者,有时候甚至有再复读一年的打算。宿舍长一句话,你再这样下去复读多少年都一样。
   
    
  她听同龄人讲一个美术生的故事,整整九年,考一个学校,因为各种原因导致的失败,后来被老师留下来助教,居然爬到了去别的大学讲课的位置。只要是别人能力确实强。听第一遍想笑,第二遍就心酸的不得了,然后庆幸不是自己。
   
   
  她借王杰希的手机打电话给狗子,一接通对方就嚷嚷你手机没带吧钥匙也不带真是服了你了,她硬是把脏话咽下喉咙,没想到对方下一句就是,喂喂昨天忘问了你高考分估了吗准备考哪所学校啊。
   
   
  通话的声音开的有点大,王杰希余光瞟过来,田苒站起来往阳台走,把玻璃门拉拢,揉着眼睛看楼下的车水马龙,思考了一会儿说:“考的还可以啦,准备去南方的学校。”
  
  
  “别啊,怎么改主意了?”对面的姑娘稍稍停顿了一下,问:“王队在你旁边吗?”
   
  
  “不在,你畅所欲言啊。”她猜对方没说出口的话八九不离十。
  
  
  “不是,你怎么像高了个考变了个人似的,老气横秋,少女心呢?!”
  
  
  田苒侧过头透着门的玻璃看王杰希,他一手摸着下巴看着电视里的刀光剑影,眼神专注,一副陷入沉思的样子。
  
   
  “我跟你说啊,”她在阳台小小的天地里走圈圈,“就是突然发现,可以去看一下别的地方见一下世面。”
   
  
  去看江南水乡,去听吴侬软语,没人会在意你身后是否是一地鸡毛,也不要想着去见证别人的什么。
   
   
  “哇姐姐,你这个意思是你不想表明一下心意就走是吧,厉害厉害。”狗子对着话筒“啧啧啧”。
  
   
  “那我告诉你,我们这么多年的关系好着呢,”她不怒反笑,“我就觉得还可以好很多年,他在就能给我兜个底,”顿了一下,她好像忆起了什么,“他这么好个人……就应该这样好好过下去。”
  
  
  去你他妈的非分之想。
  
   
  “可以可以,给您鼓掌,”对方似乎换了个态度,“那我就明说了,我觉得您早就喜欢他了,这您自己心里清楚,要是过几个月您搭火车搭飞机去了南方那边,心里准保会后悔。”
  
   
  “诶诶挂了挂了啊,我家小区楼下碰个头。”田苒懒得听她扯淡,想快点结束这个话题,“五点整必须到啊。”
  
   
  
13.
  
   
  田苒的母亲回来了,给她烧了一桌子好菜。今天高考成绩公布了,女人格外的高兴,边给她夹菜边说哪所哪所学校好。
  
   
  小姑娘笑着全部应下,然后提出自己想去考驾照的念头,女人自然是满口答应。
  
    
  其实她一点都不讨厌母亲,即使她曾经用谎言粉饰这个家,即使她曾经那么歇斯底里,但做妈妈的不可能每时每刻都是超人不是吗?
   
   
  要是女孩子自己来做这个母亲,她也会非常有自知之明的觉得,我做不到。况且这个女人养她到这么大,不管是小婴儿小女孩还是现在已经成年的女儿,她相信她母亲都是爱她的。
   
  
  有些难以启齿,有段时间她非常憧憬以后能有个宝宝,可爱的,软乎乎的,会放声大哭,也会咯咯直笑,那她一定会尽力去养育。
  
   
  她又想到王杰希小时候,和她完全不同类型的小孩儿,有点儿像他父亲的沉稳,又有点儿像他母亲的耐心,唉,也是蛮可爱的,就是不是自己的。
  
   
  她蹬着自行车去学校填了志愿回来,手机不停的响,一看,是狗子在QQ上戳她,一条一条的对话框长长短短。
  
   
  ——旁友,你昨天给我打电话的那个手机是谁的啊?

  ——我把给你的短信错发了,亏我写了好长一条。

  ——我猜是王队的对不对?

  ——要是天上下红雨了你会怎么看?
  
   
  什么乱七八糟的,她无奈地笑,锁好自行车就上楼去了,在熟悉的电梯旁碰到了熟悉的人,“午安啊王队。”她像平常一样和他打招呼。
  
  
  对啊,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两个人,他按得楼层,电梯门关上,她打哈欠。
  
   
  王杰希问她是不是要去G市读大学,她予以肯定。当王杰希问她现在追求你还来得及吗的时候,田苒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当机状态。
   
   
  正好电梯“叮”的一声停了,她从上面下来,仿佛比从高考考场上下来还不知所措,不知道是喜悦多一些还是怒意多一些,她的眼角在一瞬间红了个透,就站在过道里正对着罪魁祸首:“王杰希你在说什么?你刚才在说什么?!——”
   
   
  她一边希望他能说出开玩笑之类的话,可是她知道王杰希从来不开这种越界的玩笑,另一边抱着最最怀疑的态度去希望,他的意思是喜欢她。
   
  
  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难以忍受,度秒如年。
   
  
  王杰希差点就要被她词不达意的态度扳倒了,他直面女孩子的质问,双手握住对方小幅度颤抖的肩膀。
   
   
  他说情话的时候特别撩人,又郑重又深情,段数太低容易被蛊惑。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好像自己活在梦境里,听心心念念的人说喜欢,自己却连开口说话都办不到。
  
     
  因为身高的缘故王杰希是低着头和她讲话,心里没十成的把握,但七八成还是有的,这姑娘的朋友发错了短信,批判她上了大学就要忘了老相好的资本主义腐朽思想和认为暗恋见光死的落后思想,必须加以改造或剔除。就差把他的名字写出来了。他盘算了一下,要是没成功,以后的日子还有,慢慢来。殊不知慢慢来了这么多年,谁还等得了。
   
  
  田苒摇了摇头,伸手抓住他的衣领往下扯,给了他一个嘴角擦嘴角的吻就放开了,随后露出一副平静下来、了然于心的样子。真是天上下红雨了。
   
    
  楼道里又传来了猫叫声,男人放在她肩头的手落在她的脸旁,指尖划过耳垂,低下头正正当当的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
   
  
   心照不宣,亮如白昼。
   
   
END.
 
  完结撒花!!

  天上下红雨这个比喻是在以前一个写全职原女的太太那里看到的,她的名字是一个章鱼的表情🐙,她退圈之后再也没见过了,很怀念。

  说一下完结感言,把握不好人物性格是通病,我尽力了【躺】,总之是一篇格局很小很尬的短篇,写了一个月才写完也是服了。

  最后感谢你们的小红心~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