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得一梨

借我永无岛



圈名@u梨

迷之写手。

*原创女主爱好者,注意避雷

*关爱冷CP爱好者

【APH】小城(一)

*原创女主注意避雷

*架空

*写个不大一样的阿尔弗雷德

*ooc注意

(二)
  

  我住在树蕃大街116号,这里的房屋挨得紧密,这里的街道脏乱无比。隔壁是个无人照看的老太婆,对门是一个被丈夫关在家里足不出户的新娘子,斜对面有一对贪玩的双胞胎姐妹。

 
  至于我,他们说我是这条街的麻烦制造机。

  
  这可不是什么赞誉,无非是有人嘴里不干不净,喜欢嘲笑讥讽那些家庭并不完整的、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我是受害方的其中之一,但绝对是可以把人打趴下的唯一。在他们眼中,麻烦,就是像我一样毫无顾忌的人。手肘,膝盖,拳头,只要聪明一点就能卸了敌人的力,当然仅限于双方都没有武器的时候。
  
   
  我的母亲在一家工厂上班,早出晚归很少管教我,掐着每一分钱过日子让她容易遇事就歇斯底里,我不喜欢她对我又吼又叫,也很少有求于她。她说我的父亲又懦弱又懒惰,我偷偷藏起了小时候的相册,我只知道他对我很温柔。
   
   
  母亲也有温柔的一面,她撩起我杂乱的长发修理成型,有时候会耐心的扎成马尾,我很少打理它们,因为来自她的墨西哥血统,我的皮肤并不像普通人那样白皙,总是被学校里的家伙嘲笑邋遢,久而久之我也不在乎这些外表,披着又长又糟的黑色头发,鼻梁边遮不住的雀斑,发育期身高涨得厉害,不吹牛,班上没有一个男孩子打得过我。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在意起自尊,我无时无刻不在告诫自己,不要怂,不要怕,不要羡慕安娜和玛丽(邻居的双胞胎姐妹)的蓝眼睛,不要想支付不起的甜点和零食。
   
    
  真正不让人在意的是麻烦制造机这个称呼——我并没有刻意添麻烦,就是有点儿爱管闲事——上到上树捉小妹妹的猫掰断人家的树杈子,下到下池找老奶奶的戒指弄死人家的鱼。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逐渐不再热衷于此,而是更执著于自己的感受——半夜会趁着母亲熟睡溜到后院玩儿,白天会为了搭建三人盟(我和双胞胎的秘密联盟)的小基地四处搜罗之类的。
    
   
  那是遇见阿尔弗雷德·F·琼斯之前的事。
    
    
  有一段时间我不知道是哪根经搭错了开始疯狂的阅读,省吃俭用了好长时间才够买一本书,但我乐此不疲。
   
    
  报纸杂志一类的东西自然是能蹭别人的蹭别人的,当对门的新娘子从二楼的窗户放下一根绳子之前,我会完整的、仔细的阅读完当天的报纸,然后在她说“阿米莉亚,快点呀!”之前将她订的这玩意儿用绳子绑紧,看她一寸一寸的拉上去。
   
     
  我好像意外的很喜欢诗歌之类的。过长的、连载的小说很难打动一个孩子的心,而灵动、短小的诗却能做到。经典难以拜读,我只能偶尔从别人口中听到一些脍炙人口的碎片,但久而久之竟让我开始关注起初出茅庐的青年作家,他们的作品不容易上报,也老是被挤在一角,说实话,有些人大抵是真真的被低估了。我非常喜欢一个署名为A.F.Jones的创作者,他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夏日清凉的风,如果人的性格和所写文字总是一致的,他大概就是个开朗甚至活泼过头的人吧。
    
     
  碰巧的是,隔壁的老太婆死了,她唯一的孙子继承遗产搬来了,葬礼办的很冷清,即使如此我也并没有资格参加,只能站在窗边为她哀悼,仅为感谢那些善意的糖果。
    
     
  我看见那个男人从黑色轿车上下来,穿着我只在电视上见过的西装,勾勒得身材匀称又好看,他有一头耀眼的金发,发丝随风飘扬,就像是阳光给予的赞美诗,当他抬头看我的时候,我的心脏都几乎停止了跳动,那是怎样一双蓝到让人失魂落魄的眼睛,带着一丁点与生俱来的怀疑和审视穿过玻璃的视线让我无所适从,“唰”的一下拉上了窗帘,紧张夹杂着别的什么渐渐漫溢,好像自己整个人都不应该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那种犀利的目光像尖锐的刀具一样划开了我的自尊心,等我按耐不住扒着窗帘从缝隙里俯视下去时,他正垂着眸子应付来吊唁的亲戚,饶是我视力较好,也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觉得这个人在强颜欢笑。
    
    
  ——他就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
  
    
  安娜和玛丽告诉我,他是一个作家。
    
      
  我的脑袋仿佛在嗡嗡作响,自己的想像和现实的反差一时让人缓不过劲来,然而作为他的邻居,我并没有问过他是否是那个诗人,甚至连和他搭话的勇气都没有,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打招呼之后该再说些什么来填补空隙的尴尬,越想越多只会让人逃避实践。
   
     
  直到那天上学时正巧碰到他。太阳悬空,我推着自行车从他院前经过,他胳膊下面夹着报纸匆匆走来,可能是要去哪里办事,我侧着脑袋飘过去的视线正好和他对上,他的蓝眼睛对着我笑了笑。
   
    
  有一句不太合时宜的话——倘若你的眼睛这样冷,有一个人的心会结成冰。
     
     
  我的心却在冰雪覆盖下燃起了灼热的焰苗,“轰”的一下把脸烧的通红。
      
        
       
TBC.

开个新坑,新旧一起慢慢填☀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