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得一梨

也要楚天阔,也要大江流,也要望不见前后,才能对月下酒。



圈名@u梨

迷之写手。

*原创女主爱好者,注意避雷

*关爱冷CP爱好者

【APH】关于某个姑娘的半个青春

*《帷幕夜想》企划解禁

*阿尔弗雷德X她,注意避雷

*一年前的旧文😂当时敢写,现在就敢发
       
    
正文:
  
   
  你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你是个美国小伙——你有喜欢的人。
   
  
  嘿别不承认,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拿着的可乐杯在颤抖,为什么你的鼻子上出了汗,为什么你的声音变了调?哦——你在不安,你的英雄情结不允许你有一丝这样的情绪——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知道她是谁,你永远都会记得她的模样,就像刻进了骨子里。从摇篮开始,你便和她建立了联系——
  
   
  开始时,你习惯于从她的嘴下抢奶瓶,你习惯于把她逼到沙发一角,你习惯于扯坏对方的洋娃娃;然后,你习惯于让她做你的小跟班、跟屁虫,你习惯于揍欺负她的坏男孩,你习惯于抄她的语文作业;至今,你习惯于把她护在结实有力的双臂下,你习惯于打完篮球后接过对方丢过来的水,你习惯于在她家客厅里被强制性互相补习,你习惯于她比你矮了一个头的身高和被风吹起时耳边的碎发,你习惯于她夏天被汗水浸湿微显出上身轮廓的圆领衫和再热也只到小腿的七分裤,你习惯于她一大清早在街边那颗榕树旁对你夺命连环call的催你起床,你习惯于冬天穿的像颗球的她拼死也要把手伸进你的领子里享受你永远高她半度体温的温暖,你习惯于她——一点一点的深入你的内心。
   
    
  没错,你不再是那个小男孩了。不不不,不是说你吃的越来越多——虽然这个事实挺明显的……
  
   
  也许你秉性难移的直率,丝毫不会读空气和顺应别人,但你学会了把心思都藏进蔚蓝的眼睛里;也许你依然故我的热爱篮球和吸收新知识,但你逐渐明了这是青春在指尖飞逝的光与热度;也许你一如既往的站在她的身旁,但你察觉了,这种目光不自觉的追随对方和差点无法克制想触碰的冲动到底代表着什么。
  
    
  你知道她喜欢隔壁超市的棒冰,同时对你喜欢的快餐嗤之以鼻;你知道她讨厌物理,可以整天对着那些题目欲哭无泪;你知道她总是毫无主见,每一步都踩着你的脚印,自然的站在你的左手边。
   
   
  你宛若笼中困兽,双手小心翼翼的捧着她这个水晶娃娃。
  
   
  ——下意识的束缚她。
   
    
  可是你也亲眼见到她的种种不顺。试卷上平生的第一个F,第一次没有人准备的晚餐……她没法儿在白天被不喜欢的科目们的题目弄得头昏眼胀后回家又遇到了意外的家庭变故,饿着肚子抓紧时间复习,天亮了,得到了老师的训话后还傻傻的笑——可她就是能对你这样。
  
  
  你总是比她想的超前一步。她不再是那个怯怯生生的小姑娘了,一直躲在丢掉别的男孩送给他的情书的你身后——她无法再那般放任自己,和你。该改变了。
   
  
你们确实是青梅竹马,可时光看不惯,总在想办法让你们分开。
   
   
  另一个城市对她发出了邀请,她终于下定了决心。
   
  
  那个夏夜实在是过于喧嚣。她在电话里故作轻描淡写的告别,告别她讨厌的理科成绩,告别她讨厌的家庭伦理剧,告别她——没有说出口的,喜欢的你。
  
   
  你不会知道,你喜欢的姑娘趴在床上,捧着烫手的手机,努力控制声音的颤抖。
   
    
  你无法捕捉这一点点蛛丝马迹,只顾着被她的话语钝击心脏的疼痛。最后还是你打着哈哈糊弄地问:“你就不能因为你帅气的青梅竹马留下吗?——”
   
     
  对面明显的哽了一下,轻轻留下一句,抱歉。
   
  你们开始了长达一个月的冷战。
    
  没有人道歉,因为没有人做错什么。你们不再形影不离,平时过于默契地眼神相触,又迅速移开。风平浪静,徒留尴尬,傻子都看得出来有两个笨蛋在故作深沉。
  
    
  你依然是那个没心没肺、读不懂空气的阿尔弗雷德——直到那天你像往常一样拎着篮球回家,她的母亲在和你妈妈拉家常,说她担心的女儿要去小姨那里上另一所高中,学自己喜欢的东西,打理自己喜欢的生活,就是最近有点过于沉默,大概是过几天就要走了有点放不下这里。
  
  
  你愣愣地定在了原地,脑袋就像冲上了一股冷冽的冰泉——这么多天来被击溃的思维也冷静了下来。
   
   
  你用这最后几天的时间纠结到底要不要和她摊牌。她搭的地铁正好是周末的一班,你盯着墙上的时钟数着剩下的时间,少见急躁地抓了抓自己的金发。
   
   
  是的,你还是不顾一切的冲向了推着行李的她。你把她脸边的碎发撩到耳后,低头吻了吻她的眼角。
   
    
  女孩子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周围的人越来越少,大家都忙着上车。你对着她笑,没说话。
   
   
  广播不合时宜的响起,提醒乘客还有一分钟列车就要启动了。
   
    
  你的姑娘慌慌张张的提着行李箱上了车,车门关上,她就一直站在那里,透过门上的玻璃看你。
    
   
  你朝她挥舞双臂,嘴里嚷嚷着“要记得给hero打电话啊!”之类的话,站在原地看着车在慢慢加速,她的眼里波光粼粼。
   
   
  受不了了。她直到看不见你的人影了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用手心不停地摩挲你亲吻过的位置,却带下了眼泪。
   
  
  她身旁坐着一个戴着耳机、头抵着窗玻璃的大学生姐姐,看了她一眼,递过来一张纸巾。
   
   
  你在中午过于热烈的阳光下回到了你们的街道,感觉她的影子挥之不去。你想,也许她会过得更好。
  
    现在,那个让你伤心的情景已经成了回忆,变成了心口的一颗硬疙瘩——可是,你是否知道,她,也喜欢你啊。
  
    
  喂别露出这种不信的表情啊!和你想的不一样哦,她知道,她意识到了,自己对你的这种感情。也许是在那一次你大半夜帮着她赶作业,临走时还给她热了杯牛奶,虽然还顺走了冰箱里的可乐;也许是那一次你和她去海边,你把她带进水里闹得她呛了好几口水,又借着身高优势笑得阳光灿烂地把人抱起来哄;也许是那一次你站在校门口等值日的她,她出来时一眼就发现了你,你背着一个松松垮垮的斜挎包,校服白衬衫的领口乱糟糟的,手无所谓的插在口袋里吹着口哨,小时候有些可爱的身量变成了少年的颀长,逆着光,影子落在她的脚边。
     
   
  如果你还不相信,今晚就可以在上次那个车站等你喜欢的姑娘。
   
   
  她无法忘怀车站前你的“眼角之吻”——她很好的融入了新学校,学会了如何打理家务,甚至在周末和新的朋友聚会到凌晨,但是,她想念你啊,阿尔弗雷德。
  
   
  你想见她吗?显而易见,你想她想的要发狂了——你猜你们再见面时会是什么样?她还会对你露出那种闪烁着泪光的眼睛吗?
   
    
  或者,你会对她说,“我喜欢你”吗?

  等着吧少年,你会说的——你不仅会说,还会忍不住想要吻她,额头、脸颊、嘴角。
   
   
  至今为止你的半个青春都是关于她的,往后,她的一整个青春,或者十年,二十年,一整个的人生,都是属于你的了。
         
     
     
    
END.

总字数2000+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