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得一梨

借我永无岛



圈名@u梨

迷之写手。

*原创女主爱好者,注意避雷

*关爱冷CP爱好者

【APH】你是他们垮/台的诸多原因之一

温♂馨♂提♂示:

1.一共有四个原女,故事围绕费里,小少爷,亚瑟和安东尼奥展开。不一定有全员。
2.黑手党paro,不是异色也没有异色(;一_一),人物全部黑化,黑化,黑化。
3.哨兵向导设定,有自己衍生的设定,接受不能请点叉。
4.OOC慎入,OOC慎入,OOC慎入。因为是黑化所以多少有点……OOC。不过多半都是性格不那么突出的问题【我的锅orz】
5.文笔生硬,我的锅qwq可能有时候看的摸不着头脑,但我会努力好好讲故事的!
6.走剧情向,画风会突变,只是谈恋爱谈的很少女漫,其余的真的是严肃的正剧【大概】。黑手党描写部分是本人参照百度和动漫家庭教师酝酿出来的……如找出bug请提醒不细致的我,非常感谢√
       
        
      
  
一.碎屑
       
       
     

1.

  讲真,我不明白怎么就这样把加贺里弄丢了。

  虽然今儿这一带是很动荡,刚才还有两个小家族在街边那一排暗不拉唧的路灯下和一旁的暗巷里“你拔/枪/来我放/炮”——不知道为什么这群黑/手/党就很钟意这样的“战场”。

  但是作为一个哨兵,即使是女性哨兵,我也挺有把握守住自己的固定向导的。枪林弹雨之下,我们才从另一个“场子”赶回来,本来凭着这天赐的能力就能避开回家做个单纯的过路人,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把我们硬是拉了进来!哦不对不对——都怪那该/死的瓦尔加斯!!

  这一战,中途突然冒出来的精神波真是震碎了我的脑袋!没错,就是这个袭击——渔翁得利的瓦尔加斯,领头的绝对是他们的头儿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同为哨兵他级别高的吓人,趁乱绑走加贺里简直轻而易举!

  呵呵,迟早有一天剪了你那该/死的呆毛。

  可是没了加贺里,我该去哪儿呢?虽然她眼睛瞎了人也长的矮,耿直又心机boy,是个还会对我大喊“乔薇快把你的被子叠起来!”的处/女座,但毕竟一起过活了这么多年,总是有点感情的。

  而且我没法儿预知我的结/合/热什么时候来,也不知道自己没了她会不会陷入长夜——我还没活够呢。

  心烦的事一件接着一件。前几天那个房东老婆子还在强调我们住了这几天就快滚,她要安静养老了。呃……我承认我们确实挺招她烦的,时不时有穿一身迷之黑色高矮胖瘦的黑/手/党喽啰出现在自家门前确实很诡异,更诡异的是她还要招待他们——为了让我们有钱赚还她房租。

  想到这里我索性……还是回了老婆子那里。

  她还没睡,客厅里只有电视机是开的,有一下没一下的换着频道,整个人都和沙发融为一体,看我进了屋眼皮都没抬下。

  “小孩儿呢?”她叫不惯加贺里的名字,一直都称她为小孩。

  “丢了。”我如实回答。

  “哦,”她顿了一下,“那孩子眼睛不太方便,早点把她找回来啊。”

  我不置可否的发出一声鼻音,对她的平淡反应没有感到半点意外。

  “什么时候走?”她问。

  “马上。”

  “快点啊。”

  我爬上楼,扯扯自己沾了点点血迹的衣裳,干脆地清走了我们所有的东西,平时穷,现在有了好处——我就带着一个行李箱下了楼,房里连床单被子都是她“友情提/供”的。

  但我们再也享/受不到了。

  简单的道了别,我离开了这栋我和加贺里住了十几年的老房子,从老婆子把我们从贫民窑领回来的那天起。

  行人稀少的大街,冷的让人胆寒。我遮掩着身上的污浊,忍不住回望了一眼,想把这一切牢牢地刻进脑海里,告诫自己这是最后一眼。我想,这座房子的灯很快就会熄灭了,就像它的老主人的生命之火。

  我第/一/次也将是最后一次看到她那般僵硬的表情,是一周前她接到了儿子的回信。她一直称他为不孝子,没出息。但这个“没用”的儿子现在登上了竞争力最强的政/党领袖之位。他曾是个黑/手/党头头。

  而他的政/治主张,始终保持着一条——彻底将国土上的黑/手/党清除干净。这倒是为他赢了不少民心,深受黑/手/党荼毒的商人、学者举双手表示赞同。

  但深谙世道的老婆子知道,他将打破平衡,引火烧身,所以她第/一次试图劝说对方,结果——来信真是大义凛然的坚决。

  同时收到的还有这周的第三封来自某些智障般小家族的恐/吓信。

  加贺里对这个儿子很不以为然:一个黑/手/党,这么把话讲明了,是妄图做救世主吗?他简直傲慢的不可一世,只是恰好具备了似乎可以傲慢的条件。注定活不久。

  他的亲身母亲——我们的房东婆婆,能活多久?我们都没说。黑/手/党在这方面真是莫名的讲规矩,想打死你先诛你九族。所以她对我们下了逐客令,恨不得我们逃到天边不和她扯上一丝关系。

  街上有的人家窗户被打破了,却一直没修。我思索着要不要找家旅馆,但摸摸口袋,穷的响叮当。

  行吧,加贺里没了,家没了,钱一直没有,天要亡我!
 
 

2.

  加贺里扭了扭发麻的脖子,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自己被丢进了满是死人的运尸车,这血/腥的气味奈何不了她,可是有的人是被毁掉了精神海活活逼死的——哦该死的瓦尔加斯。

  车门被打开了,她被拎出来粗鲁的丢在了地上,手掌接触到了冰冷的瓷砖,她习惯性的抬抬眼,依着身为向导和瞎子的能力准确的把视线投在了站在她身前的人脸上。

  哨兵的威慑力如海潮般扑面而来。她从未见过的高级别。

  是瓦尔加斯的现家主吧,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她注意到自己身边还有别的向导,都是清一色的“噗通”跪坐在地上,或者战战兢兢的低着头颅生怕掉了命。

  看不到这个让人胆寒的男人的脸真是让人舒心,他低声用口音很重的意大利语向旁人吩咐了几句,就走了。走了几步又对人说,那个短头发的女孩子,不用绑眼睛。

  被提名的就是加贺里。她抽抽嘴角,仿佛可以感受到他投过来有如实质感的视线,黑/手/党这可怕的气质。刚才还在庆幸他应该没注意到自己,下一秒就被打破了这白痴的妄想。

  干脆,将计就计好了。

  被吩咐的女人解着自己绑着手的绳子。“请问,姑娘你的名字?”她故作轻松的问。

  “原田。”加贺里说。

  “嗯……你的名字?……”

  “加贺里,”瞎子姑娘又重复了一遍,“Kagari。”

————————————————————

  走廊上没开灯,办公室的门开了,费里西安诺握着手机走了出来,听着那头的伊丽莎白说事,年纪尚还太过年轻的家主像小男孩一样倚着脚跟转了个圈,退进了黑暗里。

  “嗯……那就是这个向导了,”他的声音听起来软绵绵怪可爱的,“希望下一次‘那个’的时候她能派上用场吧ve~”

  电话那头的女声换成了男音:“合作愉快,费里西。”

“嗯,罗德哥哥~”

3.

  时针指向了零点。

  尤莉卡像往常一样拉着窗帘,不动声色的观察从楼底下经过的行人,电视里播着某个聒噪政/治家的演讲,跟背景音乐似的。她的房子在一排居民楼中毫不显眼,缓慢动作间,玻璃窗下出现了一个金发的姑娘,十八九岁的样子,推着一个不大的行李箱,大概是个旅行的学生吧。

  但尤莉卡优良的视力立刻就定格在她身上的点点血污上。仿佛是同为哨兵的直觉,那姑娘飞快的抬头看了这边一眼,尤莉卡“唰”的一下把窗帘拉紧,在脑海里慢慢的拼凑出对方的面容。

  正好在这时,一辆黑色轿车驶过,那个金发姑娘——乔薇感觉身边被带起了一阵风,然后没了知觉。

  乔薇的眼珠无规律的转动着,回想着什么。那个把她弄上车的罪魁祸首——抓着她所有感官不放的向导凑了过来,是个有着长长的棕色卷发的漂亮女人。她满意的看着乔薇再一次缓慢的失去知觉,笑了笑,“你好乔薇,”她的眼睛像琥珀一样,绿的发亮,“我是伊丽莎白•海德薇莉。”

  女孩子窝在后座上,睡着了般。伊丽莎白掸了掸行李箱上的泥土,换了个舒服的坐姿。

  ——欢迎来到埃德尔斯坦家族。

4.

  你好这里是《The Focus Weekly》的特约写手罗莎,目前在M的私人诊所里全天兼职……实习助手——好吧就是在卧底。然而我不大喜欢这个只有我和西维娅(她是这里的老板和医生)两个人的黑医诊所,即使这个家伙其实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可是——让一个对各种新闻极度敏感的富有文学思想的英/国淑女天天在穿梭于病人之间时听到这些黑/手/党之间“稀奇事”实在是太让人难以忍受了!——而且还不能喝着红茶一写为快。

  我一直向西维娅抱怨这事,恨不得让她辞退我,可她总以为我听到这些真实的“小道消息”很开心——我真的看起来有一丝丝的喜悦之情吗?

  嗯……值得商榷。反正我无法让自己辞职不是吗?

  由于西维娅的坚持我倒是知道了不少事,比如最近小家族火拼总是遇到那些警察——简直讽刺!那个来缝伤口的小胡子是这么说的,还特意向我展示他腹部几十厘米的断层;再比如那个挺厉害的政党领袖以前,竟然,是个黑/手/党头头,有一对兄弟总是抓着这个家伙的事喋喋不休,两人还挺默契的分别断了左臂和右臂……

  更重要的是,那个被西维娅评论说和我挺像的那个粗眉毛——好吧提到这种受女孩子欢迎的人就姑且换一种笔调吧。亚瑟•柯克兰,那个在本报上经常出现的柯克兰家的实权掌握者,总是一副亲切又疏离的模样,礼貌绅士,五官间都带着那种傲慢的气息,眼底冷的仿佛容不下人,以及符合哨兵身份的强大。但当他一走进这个小小的黑医诊所后,在外的那种丝毫不乱的分寸感就像被撕裂了般。他会冷笑,会不遗余力的嘲讽,甚至会暴怒——还有或许连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昂在眉头的那一抹轻松自在。

  这些都是对着他对面的那位女士——黑医西维娅所表现出的。

  诚实来说我不明白这个貌似性/冷淡(抱歉)的女人有什么好值得他性情大变的。她对着来给自己送钱的人一直都是副低眉顺眼的样子,只是对着这个活生生的柯克兰(我确实认为一个人只有表现出所有情绪时才是活生生的)——“亚瑟•柯克兰!你他妈就算伤的要死了也别让我救你的狗命!”喏,就是这种气的跳脚的语气,她也是真不会这样吵架,多半都被气的憋一肚子,因为柯克兰实在是——精明的可怕。挑的刺往往十分有分量,比如前段时间诊所经济有点困难,刚好接了个东方家族的单子,西维娅和我忙活了两天才把那个姑娘从死神手里抢回来,然后多要了一半的钱(真的是一大笔),那个监护人居然眼都不眨的就付了。柯克兰不知道从哪知道这事,照例抱着那种冷飕飕的语气刺激西维娅——“你以为王耀那么好打发?区别待遇那家伙会记在账上你不知道?”——联想到那个东方人和那个来自战斗民族的家伙的关系我就头皮发麻,西维娅本来就对这件事耿耿于怀,被他一说就更加心绪不宁、头痛的直摆手。唉,心疼。

  然后那个咬着汉堡的白痴呆毛警/察告诉我,他们是幼驯染啊。所以这什么愁什么怨?!

  好了时间不早了,以上由《The Focus Weekly》的特约记者罗莎为您报道。

————————————TBC——————————————
 

评论

热度(7)

  1. 湫鲤之否偶得一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