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得一梨

也要楚天阔,也要大江流,也要望不见前后,才能对月下酒。



圈名@u梨

迷之写手。

*原创女主爱好者,注意避雷

*关爱冷CP爱好者

摸鱼/自割腿肉

普洪 普通人AU 战/争AU 【短完】
      
     
     
   
  基尔伯特现在开始痛恨自己的一头银发过于显眼,他啐了一口,给手里的枪上弹夹,战壕里只剩下他和一个娃娃兵,他整个人俯趴在地面上,脸上混着汗水、泥土、自己和战友的血液,身上的军装几乎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他听见手雷或者别的什么爆炸的声音,在耳朵里不停的轰鸣。
      
      
       
  他的“童子军”战友没有表现出刚开始参战时直视死亡的惊恐,全然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基尔伯特眯着紫色的眼睛,阳光过于刺眼,他抽出一只手碰了碰军装上挨近心脏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内口袋,装着他昨晚刚写好的信。
    
       
         
  他看着敌人一个接着一个地死在他的枪下,有的脑浆迸出,有的断了胳膊,有的正中眉心一击毙命。然而这个男人心心念念地确是一个与此毫无关系的女人——
      
      
    
  或者她本来应该和他并肩站在这个战场。幸运的是,这个男人婆回老家结婚去了。
       
       
     
  那股悲哀的气息像从天而降,直直的压在他的脊梁骨上,他的痛觉神经好像刚刚恢复,心脏的跳动都像是疼痛的来源。基尔伯特扯出一抹笑——以前,她和他一个训练营,经常把一头栗色的卷发扎起来,穿戴整齐英姿飒爽地和他比试枪/械、格斗技能或者别的什么,他嘲笑她不肯剪头发的小女孩子气举动,她反唇相讥,骂他粗鄙不堪。
      
       
          
  他以为他们会一起死在战场上——但如果活下来的那个人是她,也不错。
        
      
      
  “嘿前辈,”那个小鬼头抽出最后一枚手雷,“你笑得真恶心——”
       
      
     
  “闭嘴。”基尔伯特不能像平时一样用枪托打这个家伙的小脑瓜,只是口头警告,“信不信老/子把你丢出去。”
        
       
     
  他在战场披荆斩棘,不是为了自己身后万千人民这种狗/屁不通的理由,他不是什么圣人,只是个普通的士兵,他有喜欢的女人,即使磨蹭了一个月才写完那封想寄给她的信,他很讨厌那个女人的未婚夫,但又在内心祈祷他们能执子之手白头偕老——在自己死后或者卑微的活着之后。
      
           
     
————————————————————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在躺椅上假寐,她在打扫完花园后有些身心疲惫,阳光有些刺眼,直直的对着眼睛差点让她流下了眼泪,光芒传递的热量难以温暖她的手脚。
           
            
       
  她收到了某个人的阵亡通知单,然后让这冰冷的纸张入了土——
         
           
  好像把自己的一生都葬在了土里。
     
      
        

  Fin.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