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得一梨

借我永无岛



圈名@u梨

迷之写手。

*原创女主爱好者,注意避雷

*关爱冷CP爱好者

【APH】【英你】无名氏

摸鱼,bug多,纯属扯淡_(:з」∠)_   
不吃这个设定的请不要进来_(:з」∠)_ 拒绝撕逼
OOC OOC OOC重要事情说三遍_(:з」∠)_   

海英X你
summary:你穿越到的身体的原主人,是个姑娘,是个他喜欢的姑娘。

 
  
  如果说上天格外青睐某些人,那倒不是,所有事都是好坏掺半。你的人生哲学就这条。
    
    
    
  你是个学生,好学生坏学生?一半一半吧。成绩?理科不错文科烂成渣吧。原则?看心情吧。
    
    
   
  所以就是这样的你,普通又不拘一格,终于在某天在游泳馆里作死去深水区玩耍儿的时候,被淹了。
   
   
     
  旱鸭子中的败类,游泳圈的叛徒——你本来是想这么吐槽自己的,那不知道被多少人“污染”了的水就争先恐后的冲进你的口腔鼻腔灌了你一肚子。失重的感觉像一双无情的手死死拽住你,无法挣脱,无法逃离。
    
     
    
  等你再次睁开眼睛,一切都变了样。你以为自己会在泳池边众人围观之下或者医务室里,可是身下床铺过于柔软的触感明显有别于冰冷的地面和硬实的木板床。
    
    
   
   
  你在一张装饰华丽舒适的大床上坐起身来,一脸不知所措,不知道是谁在恶搞自己还是谁把自己卖到了剧组之内的地方,房间不大,却像是从电影里复制出来的既复古又繁奢,但是你真的不知道这些装饰代表了哪个时代那时有什么杰出人物对历史有什么重大意义——讲道理啊对理科生好一点行不?!
   
   
   
  冷不丁地,你低头注意到了自己异样的服饰,白色吊带睡裙,细碎的蕾丝边,薄纱一样的同色披肩,一缕金棕色的发丝静静的躺在你的肩头——等等你的头发明明是黑色的!你转头发现床边的穿衣镜,里面反映出的明明是一个一脸吃惊、有着和大海一样深沉蓝眸的西方女子。
   
   
   
  我,勒,了,个,大,操——你对着镜子无力地挥了挥手,那个女孩子也张着嘴对你挥了挥手。得,你大概是魂穿了。你重新瘫回床上,脑袋里开始想些有的没的,比如爸妈肯定以为我死了要是把我火化了怎么办,这个姑娘长的这么好看被我魂穿了算不算糟蹋别人了……
    
   
   
   
  你不是个被动的人。翻身下床,把搭在椅子上的衣服三下两下的胡乱穿上,扎起一头梳理整齐的发,轻手轻脚地挪到房门前,在耳朵贴上门的那一刻,你感受到了轻微的摇晃,像是婴儿的摇篮,又像是行路无碍的公交车,拉开门闪了出去,你下意识地循着光亮,朝某个特定的方向移动,顺便观察起这条不算长的走廊。
   
   
  
  “船长!要是她还不醒来,我们怎么交差?!”“当然是算你的!”“谁惹得祸谁就得遭殃!直接喂鲨鱼怎么样?”“别吵别吵听船长说话!!”……
    
   
   
  你辨别出他们说的是英文,但有些不同于自己学了这么多年的现代英语,下意识的去努力地听清,见识那些拗口的语法。
     
    
   
  等你毫无征兆地出现在门前,围着桌子吵吵嚷嚷的水手还没有停下那毫无意义的争吵,正对着你的座位上是他们的头儿,船长——你不禁呼吸一窒,亚瑟•柯克兰。
    
   
     
  你当然知道他是谁,甚至有一段时间,你还,不止一点的,喜欢他,无关他的身份,无关他的性子,毫无根据的。
    
     
    
  你猜测他现在是那个“日不落”的海上帝国,又或许只是个占领海域的海盗头子,你无法确定自己的处境,只能判断这姑娘应该身份不低,而且之前生命垂危。你不自在的缩了缩步子,视线落在他身上。
      
     
      
     
  那个家伙的表情冷淡又漫倦,帽子下的沙金色头发介于凌乱和整齐之间,稍稍有些遮眉,歪着身子,手间的匕首在木桌面上转了一圈又一圈,他抬眸,直接对上了你的视线,眼瞳绿的深沉如海,眼睑微微下垂,像遮住那绿宝石的羽毛,嘴角勾起的笑显得诡异。
      
    
    
  你感觉脑袋发热,退了一步,下意识的想要逃跑。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个海盗,乖戾,杀人不眨眼,眼底的笑意含着阴谋论般。那群叽叽喳喳的水手终于注意到了你,全部清一色的像见了鬼似的张着嘴白着脸。
        
     
    
  他们的柯克兰船长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懒洋洋地拍了两下掌,“欢迎醒来——亲爱的阁下——”你睁大眼睛看着他绕过人群一步一步地走向自己,不禁咽了咽口水——动弹不得,像被下了定身咒般。
     
      
    
  他绅士地向你行了个礼,你完全不知道怎么反应,只觉得对方笑得好像不那么虚情假意——也许,是这具身体的身份起了作用?
   
   
  
  亚瑟伸手揉了揉你的头发,牵着你的手离开这个房间,留下一干水手热烈欢呼阁下没事了不用被丢进海里喂鲨鱼了!!
    
     
   
  这简直太迷了!——你不只是诧异,还莫名感觉挺惊悚,终于鼓起勇气拉了一把那个在你心中已经变了千百遍形象的亚瑟,“那个,”你看着他回头,心里又是咯噔一下,努力的组织语言,“我好像……失忆了……”
     
     
    
  亚瑟的视线像一条蛇,在你的脸上冰冷又缓慢的爬行,你静静地定住身形,像等待着法官判刑的罪人。他伸手撩起你不小心散落的一缕发丝,在指尖细细碾磨,你大着胆子抬头看他,男人的眼瞳里映出的是“你”——他眼底的所有耐心和温柔,让你总是感觉猝不及防,因为你不是她,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某个贵族小姐或是公主陛下?
     
    
   
  你只是个时空的过路者,本不该纠结这些。
    
   
    
  你听不太明白他富有贵族气息的拗口英语,他就放慢语速地跟你说话,解释起来不厌其烦;你假装忘却了那些繁杂的礼节,他手把手地教你,亲吻你给予奖励;你逐渐变得大胆起来,或者肆无忌惮,顶着另一个姑娘的身体便可随心所欲,从水手口中套出亚瑟的过往,摆弄船上的每一个机关,在劫来的金币堆里偷偷打滚。
      
     
    
  如果说你还不知道亚瑟•柯克兰和那个姑娘的关系,就太自欺欺人了。
    
    
    
  可你并不是什么善茬。首先,你挺喜欢他的,他对你这么好,你也挺享受的不是吗?再者,这姑娘已经去世了,以你的灵魂将之“复活”,让以为没有失去恋人的柯克兰船长高兴高兴,不是很好吗?
     
      
     
  所以,你在胆战心惊之余,并不打算捅破这层窗户纸。让他一直误会下去吧,让这皇家海盗尝尝被人欺骗却毫不知情的滋味。
     
     
     
    
  你看着他站在甲板上意气风发的模样,那双绿眸子像盛着星辰大海,抬着下巴高傲的不可一世。
       
      
    
     
  逃不过一场海战。
    
     
     
  突然有一天你一觉醒来,发现一切都变了样,没有人按时叫醒你,没有人给你早安吻,没有人牵你到餐厅,你只听见外面的炮声隆隆,刀剑碰撞,有人惊呼,有人哭骂,有人大声地指挥着——这种时候作为一个文文弱弱的小女子,是不是应该躲在卧室里涩涩发抖等着外面的战役平息,在男主角一身血地胜利之时献上一个饱含爱意的吻?
     
     
    
   
  奇怪的是,你感觉这也许是一个机会,那种冥冥中天注定的意味像一根绳索绑着你的心脏,跳一下疼一下。你步伐坚定的走了出去,手里提着从墙上取下来的长剑。
      
     
    
  或许这个时候配一段燃爆的背景音乐比较好?毕竟你把这当做游戏,就当是死了之后会自动退出,自己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了。
      
     
     
  系统提示:你选择了和亚瑟•柯克兰船长并肩作战——你脑海里干脆的自带游戏界面,虽然肉体被划伤流血的感觉真的挺疼的。实际上你一出现在甲板上,本来和敌人斗得疲惫的亚瑟就直接赶来把你护在身后,你认为自己糟糕的剑术大概没有拖累他,并且给予了有力的支援。嘛,谁知道呢。
     
       
     
  你想告诉他你并不是他喜欢的那个姑娘,你是个冒牌货,你是个骗子,专门来欺骗他的感情;你想告诉他他喜欢的那个姑娘早就死了,他的姑娘太过于天真单纯,竟然会以为和一个海盗能够天长地久;你想告诉他你喜欢他,不是以这具身体的身份,是真正的你,是那个毫无原则,好坏掺半的你。
         
      
      
  剑断了。
       
     
    
  你干干脆脆的护在他身前挡了致命的一击。让他亲眼看见喜欢的姑娘就这样死在面前,应该也算是在他的心口捅刀子吧,你是这样想的。
      
     
      
  你难逃这一死劫,你需要回到自己的世界。至于亚瑟•柯克兰和他的小恋人,又与你相何干?
      
     
      
  可笑的是,你始终记得他看着你的模样,眼神貌似平淡却暗藏着最汹涌的爱意,可惜是透过你看的另一个人,让你嫉妒不成。
      
       
      
  你回来了。你从医务室的那张硬的发霉的床上坐起身来,一旁的父母喜极而泣的抱住你,你有些恍惚的看着墙上的钟——在这个世界过去的一个小时里,你经历的事足矣铭记一生。
           
         
      
        
  愿亚瑟•柯克兰为那个死去的灵魂悲痛欲绝肝肠寸断。
           
         
       
     
——————————END

评论

热度(32)

  1. 湫鲤之否偶得一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