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得一梨

借我永无岛



圈名@u梨

迷之写手。

*原创女主爱好者,注意避雷

*关爱冷CP爱好者

【APH】色令智昏 •上


注意:乱搞姐弟关系,bg,bg,bg
            阿尔弗雷德X原女【曾经写过艾伦的姐弟AU,现在轮到他的好白体er了:)

以上接受?

OK?

以下正文——
  .
  .
  .
  .
  .
  .
  .
  .
  .
  .
  .
  .
  .

          
          
  阿尔弗雷德十六岁的时候才见到他姐,对,不是亲的,他家老头带来的后母身边的。
           
         
          
  大不了几岁,黑长直,三七边分,亚洲人的骨架子不大,海拔也不高,五官淡淡的,字面意思,不是那种学校里漂亮姑娘的张扬放肆,对比之下显得很是——性冷淡。
               
             
        
  刚开始两个人还拘束着,对话也是硬邦邦的,饶是阿尔弗雷德这种性格开朗的大男孩,也不能完全化解这尴尬。
      
      
      
           
  他就记得自己说我的名字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然后她一对黑眼珠定定的看他,说我叫张绪。两个字的发音在他脑袋里绕了一阵子,人就没来由地笑了,当着父母的面,说以后多互相帮助啊姐姐。
        
         
        
  可以。她回答。
     
   
  
  也没人说在哪方面互相帮助,或者是默认了每一个方面,统一战线。
   
       
    
  年轻一代熟识起来容易又不容易。两个人在客厅打游戏,大夏天的闷热无比,阿尔弗雷德穿着件白背心,肱二头肌鼓出好看的线条,脖子上的银链噌着汗,嘴里咬着冰棍,心里粘腻又酣畅淋漓。
       
       
       
  旁边距离不到半米的张绪靠着沙发,只有在家里才会短得没边儿的裤子贴着白皙的腿面,翘着脚晃来晃去,惹人心烦,她根本就没出什么汗,不知道是心静自然凉还是体质问题。
      
      
      
  屏幕里的小人再次被大BOSS怼死,阿尔弗雷德早就吃完了冰棍,这才放下手柄把嘴里的木棍吐进垃圾桶,看见他姐一副没有起半点波澜的样子心里就烦躁、奇痒无比,恨不得想对人家做点什么才甘心。
       
      
    
  不知道是他藏不住心思还是对方太敏感,张绪拿胳膊肘碰他小臂,沾了汗渍也不嫌,问要不要开空调。
       
     
     
  他耸耸肩,说开啊。
       
        
       
  他姐就爬起来去拿空调遥控器,白花花的腿晃着从眼前过去,像是想让人染上点什么别的颜色。
       
         
     
  后来被那群“好哥们”知道了有个姐姐,各个嘴巴都张成了O形,一看照片,不知道是谁多嘴说了一句,感觉会是你喜欢的类型啊。
        
        
         
  放屁,他咧着嘴笑,hero喜欢的是身材爆好的性感辣妹。
         
             
       
  再后来有一天,张绪放假回来,被通知父母已经溜出去玩儿了,让她去接那宝贝弟弟出去吃饭。
           
          
          
  这是她已经剪短了头发,扎了个清爽的马尾,像个女高中生,站在校门口等了半天,学生陆陆续续的走了个干净,还不见那个一头金发耀眼的像太阳的家伙,她干脆进了大门,很顺利地在操场上找到了阿尔弗雷德,他在打篮球,老早就注意到了自家姐姐,也不含糊招呼了一声继续玩自己的,倒是一群小伙伴伸着脑袋稀罕地张望。
      
     
      
  张绪还是走了过去,中场休息的时候递了瓶水和湿纸巾,阿尔弗雷德倔着不肯擦汗,她也不劝,只是伸手碰了碰他脖子上的狗牌,说这玩意儿一跳一跳的,摘了吧,玩你就玩尽兴,然后回家吃饭。
     
    
     
  阿尔弗雷德难得听取了意见,摘下那银链塞她手里,荷尔蒙爆炸一样的汗水噌在人干净的皮肤上,莫名的爽。
       
        
      
  张绪又绕回场边,狗牌在裤兜里,坐着玩手机等,期间忍不住举着这电子产品录了段她弟的英姿,发给好友,惹来一记赞叹,跟着又不正经的评价小绪子你居心叵测啊。
       
      
     
  哪儿敢啊,她眨眨眼,手指如飞的回复,有贼心没贼胆。
       
      
      
  天上看着要下雨了,阿尔弗雷德打完球过来,发现她玩手机玩的不亦乐乎,心里好笑,依着身高俯视她,扎起来的马尾在脑后晃荡,乌黑的发丝衬得后颈白嫩有加,可惜脸上还是这么冷淡——性冷淡。
       
     
   
  他姐自然不知道他这点龌蹉的小心思,起身就往外走,阿尔弗雷德松松垮垮的背着包跟着,半路下起了毛毛雨,没过多久就成了暴雨,频率凶且猛地敲打地面,两个人干脆飞奔了起来,顾不得身上沾湿脚下发滑,听见哪里商人的叫卖声,听见婴儿在母亲怀里的啼哭声,听见路上行人匆匆的脚步声,全都像是眼角的幻影,虚晃而过。
      
     
   
  两个人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家门口,在屋檐下站住身形等身上的雨水滴下以免弄湿地板,这一刻仿佛只有对方的鼻息是真的,狼狈而引人遐想。
      
     
       
  身下的水聚集在一起都形成了个小水坑,阿尔弗雷德在门口的垫子上狂踩了几下,跟着进屋,不管不顾地把书包甩在沙发上,张绪惯着他,任他随随便便,看着这小子摘了沾着水珠的平光镜,一双湛蓝的眼瞳,像是视野里突然点燃了一盏蓝的透亮的灯,照得人轮廓分明。
      
     
     
  就这样脱了校服外套,里面的白衬衫也吸了不少水,一块深一块浅地贴着皮肤,少年人薄薄的一层肌肉匀称有力,没有半分过于堆积的感觉,线条舒展好看。
        
        
    
  张绪就瞟了一眼,也自顾自地脱了外套夹克,又把卫衣脱了,里面穿着很薄的一件圆领衫,花纹细致可爱,头上溜下来一滴水,划着鼻尖到了唇上,她下意识的伸舌舔掉,殷红的舌尖一收,阿尔弗雷德就感觉头皮都炸了,操他妈的,最高级的性感应该是性冷淡?
      
       
        
  这边他在咽口水,那边他姐浑然不觉,抱着衣服钻进洗手间,阿尔弗雷德魔怔了一样跟着她前脚后脚地进,等她把衣服分完类塞进洗衣机,冷的发颤的手指按下开关,转头发现自家弟弟守在门口,顿时表情疑惑又无辜起来。
       
        
      
  阿尔弗雷德伸手摸她耳边湿漉漉的碎发,说给亲吗姐姐?
          
      
       
  张绪以为自己听错了,眯着眼说你再说一遍?
        
      
          
  阿尔弗雷德轻笑着,一下子凑的很近,低头就把人的嘴唇含住了,没有任何技巧可言,张绪的眼睛睁得不能再大,条件反射地推他胸口,后者立刻仗着力量优势锁住了她的双手,把人抵在冰冷的墙上,不忘伸出一只手护住她的后脑勺,亲吻起来简直是缠绵的不得了,舔舐嘴唇的时候很煽情,撬开牙关的时候很利落,吻得人七荤八素神志不清,剩下的只有放任他为非作歹,窗户外面传来仿佛永远都不会停的雨声,像是她的味道,潮湿,冷冽。
          
         
        
  唇齿相交的声音很细,阿尔弗雷德感觉爽到爆了,但还不够,他也不掩饰企图,手从她的上衣下摆摸进去,沿着脊背往上,女孩子光滑的皮肤温度比他低了半度,他就像一团火,灼烧得人节节败退,侧侧脸舔了口她面颊的雨水,她恍惚间的清醒了一瞬,意识到这个把她往绝路上逼的家伙还没有正式成年,她硬是挣脱出一只手,狠狠地推他,阿尔弗雷德眼眸深沉目光如炬,还是放开了她。
          
             
               
  没想到他姐毫不拖泥带水拉开旁边的浴室门就钻了进去,门锁飞快的落下来,声音闷脆,不说话,估计在和自己生气,他傻站着摸了摸自己的唇,不知道是不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TBC or END?
  
 

           
       
     
 
  好一个手刹:D

评论

热度(6)

  1. 湫鲤之否偶得一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