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得一梨

借我永无岛



圈名@u梨

迷之写手。

*原创女主爱好者,注意避雷

*关爱冷CP爱好者

【全职】一半路程【3】

*原女bg,cp叶修,注意避雷
      
*原著世界
      
*OOC,OOC,OOC,
     
*人物属于蝴蝶蓝
            
*以上接受?
        
   总目录
          
            
    
            
            
               
               
                
                       
             
3.
          
  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有一个小姑娘站在蓝雨青训营的门口,抿着嘴犹豫不决。她有捋手指的习惯,仿佛那样就可以保住自己的手速,永远比别人快一点。
              
           
                  
  快一点可以解决很多事,比如只剩血皮时迅速撤离,solo时弹药连接紧密到让对方毫无还手之力……不过凡事都有例外,比如再快也逃不过喻文州的六星光牢,再快也弥补不了被黄少天发现的漏洞,弹药专家再有效率再有爆发力也需要奶爸奶妈奶一口回蓝回血。
                
               
             
  吴艺锦早就忘记了那是自己在迟疑个什么幺蛾子,不然就是满心壮志被人冷嘲热讽,空有手速无力回天,丢人现眼技不如人罢了。
       
          
         
  黄少天和喻文州在她的身旁,一个拨得头筹一个吊着车尾,她就中规中矩,有一点进步是一点,在电脑桌上贴了个百花缭乱,口袋里收着个一叶之秋的贴纸,光滑的塑料膜,没位置贴。
     
       
           
   她确实是在哪里被培养出来的,帐号卡是五月井,老大是风华正茂的魏琛,方世镜还是那个第六人,叶秋还不是叶修,是三连冠,是她的白月光朱砂痣。
       
       
          
  她记得同期的有个姑娘,瘦瘦高高,手很漂亮,头脑灵活性格活泼,风格多变诡异,玩儿得剑客,只因为喜欢极了剑客那英姿飒爽的气质,和她十分合得来,说不完的话打不完的竞技场,吐不完的槽感慨不尽的前途未来。
       
           
       
  某天日常训练她差点迟了到,冲进机房手脚并用的开机,门外面的骚动都没注意,只是愣着看电脑屏幕,那姑娘轻轻捅了她一拐子,说你那心头好就在外头站着咋没注意啊?
        
       
       
  吴艺锦盯了她五秒,问,叶秋?
         
       
     
  是啊!对方一拍大腿,他一大早的和魏老大互怼了半天了,非要从里到外深刻的参观我们蓝雨!
        
     
     
  长,长什么样啊?吴艺锦刚想问就被对方嫌弃脸:你自己看啊,不过你粉丝滤镜这么厚肥的能看成瘦的,矮的能看成高的也是……没谁了。
        
      
     
  吴艺锦这下头都不敢回了,摸摸脸上的青春痘叹得气都污浊了,逗得女剑客吃吃的笑。
       
       
           
  黑漆漆的电脑屏幕硬是要给她一个见男神的机会,把那张虚胖脸映成了4:3。
      
       
          
  她没胆看叶修,叶修倒是看到了她,还想着谁家小姑娘这样白里透红眉清目秀,压根儿就忘了自己也没大别人几岁。
         
         
     
  当然后来也不关他什么事儿了。
      
              
       
  后来,女剑客放弃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少年心气的人喜欢和别人比,硬是在自己心里就主动被夜雨声烦踩了下去,她走了,去读没有读完的书,谈没有谈过的恋爱,然后结了婚,安居乐业。
           
        
         
  吴艺锦出道,到退役,时间不过几年,两个人都很默契地没再联系,她把弹药专家的贴纸一点点的抠了下来,丢到垃圾桶里,指缝间粘着些许胶质,看着就难受,更令人难过的是,这痛苦的根源只是因为没有放弃。
       
       
           
  那个想着仗剑走天涯的女剑客说,我在这条道上走了一半,你走了另一半,挺好。我挺好,希望你也能好。
         
       
          
  吴艺锦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但心里像是有股潮水一直往上泛,她想吼出来,但唇齿间都是苦涩的味道,她的魏老大退役了,她的好朋友离开了,她同期的那些家伙混得风生水起,她的手腕疼啊,沿着神经一直蔓延到心口,她把以前自己比赛的一些视频翻出来看,眼眶从未如此干涩过。
          
          
           
  她离开蓝雨的时候只有几个熟人来送,背着包站在地铁入口前面,想蓝雨就是这样失去他们的女队员的。她从包里翻出了一张为数不多的粉丝的信,字里行间都是那种小心翼翼,仿佛她是个大人物。
           
           
         
  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了,自己是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可以痛快哭痛快拼的姑娘。
          
        
      
   她想去见叶秋。
        
        
TBC.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