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得一梨

也要楚天阔,也要大江流,也要望不见前后,才能对月下酒。



圈名@u梨

迷之写手。

*原创女主爱好者,注意避雷

*关爱冷CP爱好者

【全职】一半路程【4~6】

*原女BG,CP叶修,注意避雷
   
*原著世界
     
*人物属于蝴蝶蓝,OOC和BUG属于我
     
*总目录
    
        
     
      
      
       
       

4.
    
  吴艺锦跟在陈果身后,呆呆地下了飞机。魏琛和伍晨走在前面,缺个关榕飞,八抬轿子也请不出来那家伙。
   
   
   
  出了机场,吴艺锦终于掏出手机,拍了张苏黎世街道的照片,顺手就发了个带图微博:苏黎世,我们来了。配上两个狗头,很没有新意的样子,不过细看还能发现图里隐隐的荣耀宣传广告牌什么的。
   
   
   
  下面的评论冒得很快,像是这炎夏冰可乐里咕咕的气泡,这个说我好像在大大附近好紧张,那个说可以这很兴欣,一堆学生狗哭喊着羡慕可以去看世邀赛的人,说welcome的也有,@兴欣队员求发微博的也有,求她帮忙看看那些国家队员的更是不在少数。
    
    
   
  方锐抢了个前排,立刻就被赞到了热门:锦子你有抄袭我的嫌疑啊[狗头][狗头]。
    
   
    
  点开他的头像,最近一条也是苏黎世街道的图,不过多了一只黄金右手比着“V”,配字是:苏黎世,我来啦!
    
   
    
  热门推荐有黄少天的微博,也是如出一辙。
    
    
   
  她摩挲了几下机身,回到自己的微博界面,回复了方锐一句:同是蓝雨生,相煎何太急[狗头]。
   
   
   
  手机信号卡了一下,不知道发没发出去,等恢复正常了又是几声消息提示,一看,魏琛转了她的微博,陈果转了,唐柔转了,包子转了……兴欣的官博转了,最后是叶修,转了还配上一句:兴欣的人都来了,各大战队有没什么表示啊?
    
    
   
  不用看了,只要有他掺和,评论转发都将是一场血雨腥风。
    
    
   
  跟着QQ上发来消息:你在哪儿?
    
    
  
  一看备注名,叶修。
   
    
   
  正跟着果果去酒店呢,怎么了?她打字过去,想了想又补上一句:是沐沐有事?
    
    
   
  很快又是叮咚一声:呵呵,今天休息,她午睡前说要带你们去逛街,现在还没起来。
    
    
    
  那再让她歇会儿吧,我们还得段时间。她心里默念,打字过去,彼时一行人已经进了酒店大厅,陈果探过头来问,沐沐来消息了?吴艺锦无奈笑笑,说是叶修,魏琛上一秒还瘫在沙发上,这下又精神了:“哟这老叶不厚道啊,老夫好歹也是退役人员,怎么没慰问消息啊?”
      
    
    
  陈果给了他一个“就你事多”的眼刀,吴艺锦叹气,说了苏沐橙的情况,末了两人又会心一笑,商量起缺哪些东西的后计。
    
    
     
  手机一振,她摁亮屏幕,还是叶修的消息:艺锦大大,把兴欣带来镇个场子呗。
      
    
     
  陈果一看,不明所以的“嘿”了一声,吴艺锦倒是被逗笑了,心想行行叶领队说的是,手里却十分冷漠的回了个“哦”,带句号的那种。
     
      
     

5.
     
  吴艺锦想,难不成还有外国选手来踢馆子?手落到背包一侧,碰到了矩形的硬面——帐号卡,五月井,弹药师。
     
    
   
  陈果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也只是喜滋滋地丢下一枚反坦克炮:“我把君莫笑带来了。”
     
   
    
  吴艺锦莫名其妙,兴欣老板娘捂着嘴笑,解释是叶秋寄来兴欣托她带来的,大概是叶修家里的老头子没看完世邀赛的规则,还以为他把帐号卡忘家里了。
     
     
     
  她无奈,心里却暗暗松了口气,又和陈果有说有笑的上楼整理行李,双人间,一人一头的把行李箱打开清东西,也是好不愉悦。
     
    
      
  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头,聊起了国家队队员们。陈果提了孙翔一嘴,说本来挺看不惯这家伙,结果去了轮回倒是变化得快,也让人讨厌不起来了。
       
      
     
  吴艺锦表态说我和你差不多。
     
     
   
  她无非是想到了自己还在嘉世做陪练的时候,叶修刚走不久,孙翔就和她差点在训练室门口撞上了。高,真高——这是第一印象。
     
     
    
  然后这家伙嚷嚷着要挑翻所有陪练,刘皓不在,其他队员竟然跟着起哄,她正在青训营里和邱非做日常训练,硬是被叫去PK,孙翔小同志七期出道,她退的早还没什么名气,对方压根就不认识她,一看是个姑娘,下巴扬得更高了。
      
     
    
  熊,熊孩子——这是第二印象。
     
     
     
  叶秋被迫退役——她在这内部多多少少也察言观色明白些什么,眼看着斗神被拉下神坛,顶上一个中二得不行的家伙,心里憋火憋的难受。
     
     
      
  对方当然没好意思用一叶之秋和她单挑,战斗法师的小号和弹药专家你来我往,爆炸的光景里挑出一柄长矛,敌进我退,她平时做陪练是模仿张佳乐的打法,这会儿硬是要扭转成自己的风格,算准了对方速战速决的战术,掐着攻击距离,硬是拖得孙翔烦躁起来,破绽很不显眼的浮上来,被她蓄着蓝狠狠炸了半管血。
        
      
     
  消耗战也不是办法,她知道自己这破手腕支撑不了多久,手速一滑止也止不住,最后在双方残血的情况下被一矛戳死了。
     
     
   
  单纯得不行的一场。孙翔还气鼓鼓得不高兴,她没忍住斜睨过去,拔了帐号卡走人,在门口遇到了刚进来的刘皓,面无表情的擦肩而过。
    
      
     
  她心里清楚极了,孙翔的上升空间很大,她自己,也是。年轻的,潜力无穷的,却是属于别人的。
     
     
    
  好了,现在,他是真真正正的成长了,她也阴差阳错的和叶神共事了这么久,结识了这些稀奇古怪的大人物小人物,最重要的是,帮着捧回了兴欣的冠军奖杯。
     
     
   
  她估摸着自己这一生也就这两个大坎了,一个是出道蓝雨到退役,一个是复出兴欣再退役。
     
      
    
  其实陈果是知道后面的事的。
     
     
    
  那天离她收了那个叫叶修的小网管没多久,有个穿着连帽卫衣的姑娘进来想要桶泡面,对方眼神一接触到背对着前台玩电脑的叶修就变了,一个背影,不算宽大可靠,还有点驼和懒散,也说不清她的眼神是亮了还是暗了。
     
     
    
  她自然认得吴艺锦,就随口问了一句,对方迟疑了一秒,无奈地说,叶秋退役了有点伤心过度产生幻觉了。
     
     
    
  心里本来乱如麻,结果被他屏幕上的千机伞一击斩断。
     
      
       
6.
     
  《荣耀》的世界也是日新月异,网游里新人小白层出不穷,同时总会有所谓老手一刻不停的科普着职业圈相关,各大战队被翻来覆去的说,一系列传奇人物也被夸的夸踩的踩,谈荣誉,谈遗憾,谈新人和大神。
     
      
      
  吴艺锦基本上就和魏琛孙哲平等人归为遗憾颇深的那一类,魏琛年纪尚轻就退了,孙哲平更不用说,手伤就是百花老粉的一块心病,至于吴艺锦,出道没几年,同样是伤了手,在最好的时光,陨落。所以当初在她微博底下评论骂人的黑,蓝雨和百花的老粉少。
      
      
      
  骂什么?不学无术,仗着手速。还只是个小姑娘。
     
      
    
  对着镜头,赢了兴高采烈,输了勉强微笑,也还真就是个小姑娘,学不来大神的平静和高深莫测,也玩不来老手们对着媒体打太极的功夫。像个正在读书的高中生。粉丝们想,就这样一个人能和自己的偶像相提并论?不行,凭什么?!
     
     
     
  他们五期的人都比较有特点,方锐走猥琐流,吴羽策耿直奔放,周泽楷华丽高效……她,她的特点就是没有特点,自然无比,难以言表,像水一样环绕四周之类的。
       
      
       
  在青训营里魏琛就给她提意见,说你这得温水煮青蛙。那时《荣耀》开服时间不长,系统的训练软件还不完善,他就伙同方世镜给她搞了一套自制软件,针对弱点设立关卡,强化训练,压制滥用的手速,减少依赖心里,提高灵敏度等等等等。
        
     
       
  她刚开始用时难受极了,一次过不了,两次过不了,试一上午。自己的坏习惯根扎得紧一时半会儿拔不起来。
    
     
     
  左手边一个黄少天,灵活的不得了,手在键盘上飞舞,鼠标一甩,通过,遇到难关稍停一会儿,试几次掌握技巧吸取了经验教训,再通过。
     
       
     
  对面一个喻文州,聪明人,恨不得次次都压着及格线通过。
      
     
    
  她怎么就,做不到呢。
    
    
    
  吴艺锦眼睁睁地看着训练结束的时间到了,身边的人也呼朋引伴陆陆续续的走了,自己训练量没达到,手也隐隐作痛,于是干脆起身去上厕所,洗把脸冷静一下。
    
    
   
  她回训练室的路上碰到了买烟回来的魏琛,对方一看就知道这孩子憋屈了。
     
    
    
  蓝雨大队长摘下嘴里的半截烟,问没训练完啊?她点头默认,感觉真尴尬。对方抓抓后脑勺,牛头不对马嘴地说,我记得你挺喜欢叶秋啊,上次不是没见着吗,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啊?
       
      
      
  吴艺锦震惊,然后哭笑不得,这是哪门子的安慰?
      
      
      
  结果还真是,她跟着魏琛溜进经理的办公室,用座机给嘉世打电话,嘟了十几声,那头接了,问找谁,她忐忑的看着自家队长,魏琛毫不顾忌的报上大名,直说找叶秋,然后把听筒扔给了她。
     
     
    
  吴艺锦简直被刷新了对世界的认识,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魏琛也没逗她,直接出了门放风,留小姑娘一个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叶秋还真被叫来了,他声音很低,像是还咬着烟,含糊不清的说有什么事要打电话来说,刚训练完呢。
       
       
     
  吴艺锦抱着听筒贴在耳边,像是抱着一团火,烧得眼泪唰唰就掉下来了。
      
       
    
  连呼吸都不大敢了。
       
       
      
  她想他是不是也在做这些无聊的训练软件,然后被勒令训练室里不许抽烟;她想他是不是在用那款蓝色经典的键盘,手骨节端正,在上面敲打出音律;她想他是不是在边往嘴里放烟边看陈列室里的冠军奖杯,细数自己的荣耀;她想他是否也徘徊过迷茫过,然后拨开云雾见天日……
      
     
       
  电话里只剩下忙音。
     
          
        
  这往事被提起来还是挺尴尬的,叶修被魏琛谜一样的鄙视瞎挂电话,叶神表示莫名其妙的是我背锅的还是我?
          
        
      
  吴艺锦已经不好意思到一种境界了,只能假装自己是个安静的吃瓜群众,但一对上叶修那似笑非笑的眼神,还是头皮发麻,想要狗带。
     
             
    
TBC.
          
           
            
             
怎么感觉全写的黑历史??😂😂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