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得一梨

借我永无岛



圈名@u梨

迷之写手。

*原创女主爱好者,注意避雷

*关爱冷CP爱好者

【APH】残疾

*原女注意,CP阿尔弗雷德
   
*旧文修改,新的一年继续搞搞复健
   
*黑手党AU
       
      
            
      
   
       
   
  “啧啧啧——你自己说,昨晚到哪去了?!”夏洛特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抬头毫无顾忌的质问眼前这位金发大男孩。
      
     
  “嘛,夏洛特——我没去哪就是睡得晚了点……相信hero一次吧!”阿尔揉了揉胀痛的脑袋,试图掩饰宿醉的事实,露出大大的微笑。
       
    
  夏洛特根本不吃这一套,她狠狠地拽下对方的领带,重新用正确的方式系起来,“听着阿尔弗雷德,下次要是再去酒吧宿醉,我就整天夜里守在你的床头给你讲鬼故事!”
      
       
  从他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她整洁的衬衫领缝间露出的精致锁骨,说话间呼吸带着力道加深了锁骨的痕迹,直到对方将自己歪歪扭扭的眼镜扶正才意识到自己的分神,“听到了吗,小鬼?!”夏洛特甚至敲了敲他的额头,故意恶狠狠的警告着。
     
      
  “Hero知道了!——”阿尔弗雷德立刻打了个立正,“夏洛特在啰嗦下去一定会变成老太婆的哈哈哈哈哈哈哈——!”他说着,笑着,沿着过道跑向了自己的办公室。
    
     
  “跑那么快干嘛?!我又不会吃了你!——”夏洛特向着他逃跑的方向喊。
     
      
  阿尔弗雷德关门时门框一震。他们两个都努力克制着斜睨一眼角落的针孔摄像头的冲动。
       
     
  演技挺好的啊。
      
       
  仿佛昨晚真的是男人在酒吧宿醉了一晚,而女人待在他的办公室里把所有文件都扔进了碎纸机一样。
           
     
  他们可是提着自己的脑袋过活的黑手党啊。
      
      
  顶头的上司神经质的怀疑这个怀疑那个,恨不得把每个人的行踪都记录的仔仔细细。——都怪那他妈烦人的内鬼。
       
     
  在毒品、军火的走私交易中被人监视的紧绷的几乎断掉脑神经也好,被偷偷安放在豪车后备箱的定时炸药爆炸后的碎片击中头颅也好,家族之间火拼起来断手指伤肩膀血流成河也好,全部经历过,才爬上现在位置的Mr.Jones,现在依然可以和同级的夏洛特小姐黏黏糊糊的在一起。
        
      
  真是令人惊奇。——几乎所有熟悉他们的人都会这么说。
      
      
  阿尔弗雷德不否认自己和她都不是什么品行优良的人——起码不包括专一这一点。但当他和女人坦诚相见的时候,当然是指在某个特定场合比如床上。他近乎痴狂的欣赏对方的裸体,夏洛特的身体仿佛还停留在少女阶段,纤细,肤色如雪,却遍布着不和谐的凹痕,他空出手来握住她的腰侧,上面子弹的擦痕让他产生了碰到金属从枪口喷射时灼热温度的错觉。阿尔弗雷德麻利的把人压在身下,对方的左手指伸进了他嘴里,男人亲咬了一下,尝到了钢铁的味道,夏洛特笑出了声,阿尔弗雷德,你脑袋有毛病啊?明知道我没有这边的手指,牙碎了没?
          
       
  男人没吭声,啃咬着她的脖颈,他比任何时候都要渴望这个带着残缺的女人,这种在心脏里尖叫的欲望比面对任何人的时候都要强烈,他可以感受到对方露骨的视线从他的肩头一直滑落到大腿根部,观察着每一寸皮肤不慌不忙的找着什么。他们相遇相知,相扶相守,甚至相依为命,也许明年,下个月,或是明天,就只剩下一人,或者谁都别想活。
       
     
  有人受伤,有人丟命,有人前赴后继毫无倦意。
      
      
  阿尔弗雷德最近特别喜欢对他的黑手党女友说,夏洛特,我爱死你那性感的手指啦!
     
     
  而女人通常都会不屑一顾。阿尔弗雷德藏在眼镜后蓝色越来越深,带着数不尽的小心思,她不想懂。但她下意识的想到一个画面。
     
     
  两个人在冰天雪地里,围坐着一团篝火,冷的瑟瑟发抖不得不和对方拉进距离,贴面拥抱取暖,顾不得谁是蓬首垢面谁是衣衫褴褛甚至谁是,心怀鬼胎。
    
    
  哦耶稣——多么贴切的比喻。
      
      
  他的身体完好无损,可内心却蒸腾出迷雾般的冲动,他想完全拥有夏洛特,想把这个女人揉进身体里,想杀了她。
      
    
  被黑色世界逼迫的神经紧绷的阿尔弗雷德,在上级怀疑夏洛特时,发出了急促的、兴奋的声音:“保证完成任务!”
       
       
  时钟嘀嗒嘀嗒的声音催促着那个姑娘,快跑,快跑,不然逃不掉。
    
        
  她穿着雪白的婚纱,抱着拖地的下摆亡命奔跑,手里黑色的手枪微微颤抖,她后悔,后悔答应了阿尔弗雷德的无厘头求婚,她闯进了教堂,一对新人站在神面前错愕地看着这个格格不入的“新娘”——
     
     
  她盘起的发髻散落了,姣好的面孔精致的妆容全部扭曲起来,慌不择路地跨上祭台,双手举着枪对准门口的黑影,如鲠在喉。
      
     
  枪响,血花迸落,可悲的众人观赏着这不知名的闹剧。
        
    
  阿尔弗雷德紧了紧身上的风衣,漫无目的地走在冷风里,后续工作有人去处理。他依旧完好无损,不知是不是那姑娘已无力扣响扳机。
    
      
  他站在桥上,行人来来往往,掏出口袋里的对戒顺手丢进了河里,轻灵的水声像是某个人生命消逝的象征,他依稀记得他们第一次背靠着背陷入困境时,夏洛特对他说——“活下去。”
              
         
        
        
  有个疯子亲手把怀里的人推进了火堆,冰天雪地,只有他一个人围着篝火,取暖。

          
       
    
FIN.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