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得一梨

借我永无岛



圈名@u梨

迷之写手。

*原创女主爱好者,注意避雷

*关爱冷CP爱好者

【APH】色令智昏 •中

*乱搞姐弟关系,bg
  
*阿尔弗雷德X原女

前文•上
     
   
     
    


  这就很尴尬了。
   
    
   
  张绪不敢乱想,僵着手开花洒认真洗澡。门外早就没了动静,只有电视机被打开的声音,她的好弟弟拨外卖电话的声音。
    
     
     
  天色晚了,她披着头发从里面出来,阿尔弗雷德擦着人的肩膀进去,从他的视角只能看到对方弧度冰冷的下巴,发丝乌黑。
    
     
      
  她下楼拿了外卖,上来发现阿尔弗雷德还在浴室里。她敲了敲门,语气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的说快出来吃饭。
     
     
   
  没有回应。
       
     
    
  花洒开的很大,水声风吹树叶一样的飒飒,像是要掩盖什么。
      
      
       
  是冷水。张绪一下子反应过来,她下意识屏住呼吸,少年人努力抑制的一声喟叹像丝线一样探入耳蜗。
        
      
      
  阿尔弗雷德背抵着还蒙着水雾的墙面,女孩子沐浴后留下的味道贴着墙根久久不散,明明用的是一样的沐浴露,为什么这个人格外特别?
      
      
     
  他忍不住伸手下探,握住自己发育良好的物件,眯着蓝眸自亵,满脑子都是门外那人,手里的速度加快,少年人总会做些不切实际的梦,可能是见到了她,连梦里的对象都固定下来了,梦醒来只记得灯光摇曳,她嘴唇翕动不知所云,抓着手臂就能把人带到身下,最后过分到人眼里一片波光粼粼。
      
     
      
  他看着手里的白浊液体,皱着眉飞快的洗了澡完事儿。
       
      
     
  等他磨磨蹭蹭套好衣服出来,张绪把碗筷都摆好了,他翘着一头金发坐下,两人无言吃饭。她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不知道是怕冷还是别的什么,一边的嘴角泛着红,是被眼前这个家伙咬下的痕迹。
    
      
       
  阿尔弗雷德也不是能够每天都有时间照顾这些歪心思,他看着张绪拖着行李箱回大学,自己也迎来了高中生涯的最后一个学年。
      
      
       
  忙啊,课程表堆得满,课余时间也被大小科目的作业和补习占据。他姐姐回来过周末的机会明显变少了,口头上说的是不想影响弟弟学习。也没说哪方面,可能是每一个方面。
       
      
      
  总有被他逮到的时候啊。那天他从学校回来,脸色阴沉的风雨欲来,在楼下碰到了买菜的母亲,女人顺嘴提了一句你姐姐在客厅看电视。
      
       
        
  他站在电梯里,克制。
        
      
       
  进了门两个人谁都没先打招呼,他甩下书包径直走来,毫不拖泥带水的把她堵在沙发上,电视上还在放无聊的综艺节目,他非要掰着人的脸亲吻,动作急躁又专制,压着丝毫不让人动弹。
      
       
        
  他可以感受到对方的无可奈何和不着痕迹的克制,手指不老实的在女孩子衣摆那里打转,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既然知晓他的心思,又何必踩着这个点回来让他抓住。既然气氛已经很尴尬了,又何必非要再添一笔。
       
       
       
  这一年过去了,还有下一年呢。
       
        
     
  谢天谢地,阿尔弗雷德终于上了大学。铺天盖地的快乐夹杂着新鲜感很快就会冲昏少年人的头脑,给他可怜的姐姐一点点放松的空间,不再像个被猎人追赶的小鹿拼命奔跑。
       
       
      
  她满心以为弟弟会照着普通少年人的路子走,有好兄弟,有女朋友,有当下和要追逐的明天。而“家人”,只会被放在心里的某一处,呵护,而不是骚扰。
       
       
      
  可是,事与愿违。
        
      
       
  她接到了母亲的电话,性格温和的女人哭的一塌糊涂,说父亲已经让阿尔弗雷德在门口跪了几个小时了,平时没见过这孩子这么听话,今天怎么也不反抗一下。她脑子里一嗡,像是埋藏的十万个警钟一齐敲打起来——
     
      
   
  完了,他摊牌了。
      
     
     
  他说话很直接,性格又耿直,父亲来回踱步,说你跪下,想好了再起来。她是你的什么?——姐姐还是你学校的小情人?想好!
      
     
      
  他看着父亲满脸怒不可遏,没话说了。
     
       
       
  张绪慌慌张张的跟宿管请假往家里赶,坐在地铁上把眼泪抹干净,她站在自己的家门前,像是肩上压着千斤秤砣,她不可思议的,难以置信的听见了阿尔弗雷德的声音——
         
          
    
  是我的亲人,也是我喜欢的人,不想后悔的人。
     
      
      
  她用钥匙开了门,冷空气跃进温暖干燥的室内,之前少年人像隔着山海的声音就在耳旁,人努力站的笔直,弯曲太久的双腿打着颤。父亲叫她,说你都听到了吧?
     
        
     
  她摇头,眼看着闹剧也到了尾声了,便又走了,走了,谁叫也不回头。
     
     
      
  怎么办,怎么办。她和她的好弟弟,都太知晓寂寞的滋味了,如果只是相伴,每个人都能是合适的对象,她怕啊,怕那个家伙只是分不清依恋和喜欢,到头来拉她下水,还不给一分养料。
        
        
      
  她还记得母亲最懦弱的样子,在人群里被指指点点的样子,她还是个孩子,她不怕他们,可是有人怕啊。
       
         
         
  她摩挲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男孩子带着阳光的气息终究变成了最阴暗最冰冷的束缚,进退两难到看不见曙光。
          
         
       
            
TBC.
       
       
      
        
下章开车√
    
放假了日更,更新随机掉落(。・ω・)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