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得一梨

借我永无岛



圈名@u梨

迷之写手。

*原创女主爱好者,注意避雷

*关爱冷CP爱好者

【全职】新年番外·黄粱

*一半路程·番外
   
*原女视角
  
*私设多如山

总目录

   

      

  吴艺锦拖着疲倦的身子走在满天黄沙里,腰上挂着的都是自己熟悉的子弹带和枪支——甚至穿的也是她亲自弄来的黑底暗黄纹路的夹克,里面是件白色长袖衬衫,领子翻着,肩甲小巧,重量却一点也不让人轻松,下身的黑色皮裤绑着护膝,靴子透亮,带一点点鞋跟。
   
    
  ——这一切的装扮,都应该是她亲爱的账号卡,五月井的。
    
   
  我肯定是在做梦,她拍拍身上的水壶,空了,接着便是眼前一黑。
    
   
  “吴艺锦?——”又是一个熟悉的声音,额头上传来凉凉的触感,她勉强睁开眼,看到的却是天花板上的橘黄色的灯,一个拥有漂亮橙色长发的姑娘拿着湿毛巾的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醒了啊?”
    
   
  是苏沐橙,太好了。她松了一口气坐起身来,就注意到平时打扮温和的姑娘此时带着一个巨大的护目镜,贴身的黑色吊带外面套着件军用迷彩外套——她一摸自己,妈的,衣服还是那套弹药专家的。
        
    
  “不是哦,”橙发姑娘把毛巾放回盆里,“我不是苏沐橙,是沐雨橙风啦。”
    
    
  啥??
    
   
  门被打开了,吴艺锦看过去,只觉天昏地暗,来人一套花花绿绿的打扮实在是太辣眼睛,红的鲜艳,绿的恶心,腰带不好好系就那样松垮着打了个结,很迷的靴子贴着小腿肌肉,如果忽略衣物的话这个叼着草根吊儿郎当的家伙还挺好看的,头发没那么糟,下巴干干净净——尼玛这张脸不就是叶修那货??
    
      
  四目相对,“叶修?——停停停你干什么?!”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人从床上拎下来扛着,慌忙间看沐雨橙风,那姑娘微笑着把之前摘下的搁人的手雷弹药带又给自己装了回来,任由他扛着自己走进过道。
    
     
  她下意识的敲人背脊,“别啊叶神我自己会走!——”这家伙背上的千机伞太扎人了!
     
     
  叶修模样的男人这才把她放下来,一脸无所谓的打量她,视线直接又带着调笑。
     
     
  “……君莫笑?”不明所以的人儿皱着眉看他。
     
     
  “对啊,”他连眼眸都不是单纯的黑,而是带着很深的红,灯光一照更显得神秘莫测,“来帮个忙。”
     
     
  她转转眼珠,意识到自己肯定是在做梦。这种清晰的直觉第一次出现是在早年进训练营的某个晚上,她也在做梦,梦到自己和身边的少年人们一起,站在决赛的现场,对手是嘉世,叶神带的队,她意识到了这是梦境,身边的人斗志昂扬,她跟着人们一起喊,冠军是我们的!
    
     
  然后就真真的赢了。可惜只是个梦罢了。
    
   
  这也许是一种暗示:在自己的梦里,你就是王。
   
   
  她这样想着,一言不发,君莫笑仿佛早已习惯,默默地继续带路。
    
   
  需要我做什么?难道还要升级打怪?不如让叶修大神和我谈个恋爱来的实在。她真是被自己的白日梦逗笑了。
    
    
  五月井本身是个男性角色,装备穿在她身上还有点重,用来耍帅的耳钉原模原样的扎在耳朵上,按一下耳侧还会伸出一个透明的瞄准器镜片横在右眼前。还蛮好玩的。
   
     
  她和君莫笑一前一后的在主城里晃悠,完全摸不着头脑,多看了一眼路过的小姑娘手里拿着的棉花糖,一转头君莫笑就依着子弹后坐力飞快的钻如人群,又一转头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往这边赶,她下意识的抬枪打了个僵直弹,没想到却拉了仇恨,铺天盖地的特效冲过来,她只好照着那个罪魁祸首的套路钻人群。
    
   
  讲真,这亲身实践被一群人追杀还怪吓人的。
    
    
  “唔!——”男人一手捂她嘴一手拖着人出主城,她下意识想给他一头槌都被镇压下来,场景转换太快,看不清是罪恶之城还是恰克小镇,像是被烧了尾巴的兔子蹿入副本,两个人,她可不认为自己能像玩键盘和鼠标一样游刃有余,但君莫笑扛着巨大的千机伞站在身旁,就不那么怕了。
    
     
   累啊,比打游戏累多了,她是打打停停,君莫笑是一直打,天上的云彩飞快的移动、变色,她感觉已经到了傍晚,君莫笑也没有带她回主城的意思,她无法准确判断此时此刻这两张账号卡都处于什么等级什么状态,梦是模糊不清的。
    
    
  但是单纯的很开心啊。
    
   
  也许每一个账号卡都应该有段故事,比如梦的开头她从戈壁中走来,她的五月井也许真的就生于那像西部牛仔片中的黄色海洋中。
    
    
  沐雨橙风也许来自军队,包子入侵说不定和他的主人一样曾经是个镇场子的混混,海无量隐居山林,寒烟柔在前线杀红了眼,一寸灰生于黑暗却向往无限光明,毁人不倦不知年月独来独往……
    

  那君莫笑呢?
   
    
  男人注意到她的目光,偏过头来:“其实没有让你帮忙的任务。”
   
   
  “嗯?”她定下身形,突然没了目的有点不知所措。
    
   
  “就是想带你出来逛逛,”他重新把千机伞扛在肩上,“从电脑屏幕看和自己亲身体验荣耀是不一样的。”
   
    
  还真是。“谢谢你。”莫名地,想要感谢。
   
    
  梦不明不白的结束了。
    
   
   
    
  
  吴艺锦挣扎着从暖和的被窝里探出头来,伸长胳膊去够床头柜上的手机,在QQ上给退役了的叶修大队长发消息:新年快乐。
   
    
     
FIN.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