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得一梨

也要楚天阔,也要大江流,也要望不见前后,才能对月下酒。



圈名@u梨

迷之写手。

*原创女主爱好者,注意避雷

*关爱冷CP爱好者

【全职】一半路程【14~16】

*原女注意,cp叶修
   
*原著世界,ooc
     
*无剧情无大纲

总目录
      
     

14.
      
  苏黎世的伙食真难吃。
    
    
  呆了这么几天陈果分外想念在自家地买的饭菜,甚至对各式各样的甜食产生倦意,时间差调过来了感觉舒服些,就是委屈了自己的肚子。
   
   
  一天晚饭后她拉着吴艺锦去附近逛逛消食,看广场上白鸽飞舞,两人坐在长椅上说说笑笑,偶尔还会有荣耀粉过来打招呼。她看见一只鸽子“噗”的一下飞了过来,在吴艺锦的脚踝旁浅琢了两下,像是蛮想让人亲近的样子,陈果弯下腰伸手去逗弄它,小白鸽居然露出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在她没反应过来时腾空飞了。
   
     
  吴艺锦全程没动,就是捂着脸“哈哈哈哈”,陈果“威胁”她不许笑反而变本加厉。好气啊,老板娘看着她眼角的笑纹,阳光撒在姑娘的侧脸上,明媚极了。
     
    
  她早上梳头的时候发绳断了,心痛之余只能干梳过肩的小长发,任它软软的趴在头上、肩膀上,发尾还有点打卷。现在经过了一天的无所事事已经凌乱了,但是这家伙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陈果想起某一次拍宣传片集,来了一个蛮有意思的摄影师,和兴欣这群电波异常的人居然一拍即合,熟识起来不得了,愣是把叶修叼烟的侧脸拍出了深沉好看的棱角,把包荣兴眉飞色舞的动作拍出了别样的可靠帅气……还不止这些。
     
      
  吴艺锦接了她的话头,柔柔的那个红色妆面真的非常有气势,知道的人知道她要拿鼠标,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拿长枪呢!
     
    
  那会儿流行往脸上加点色彩,简单的点缀非常引人注目。
    
    
  然而化妆师就给吴同学画了个普通的妆,眼角一点银灰,摄影师要拍侧脸,不知情的人全都一头雾水,叶修听到他让自己伸手去抓姑娘的发绳是更懵,结果只是让他的手上镜——因为手长得比人有气质多了,摄影师小伙的理由立刻让现场的人哽笑出声。
     
      
  结果拍出来效果简直了,吴艺锦转着眼珠欣赏落日的余晖,我都不相信那是自己了。
   
    
  本来框架构的比较偏小清新,骨节分明的手绕着她的发绳慢慢拉下,散落的碎发贴着她的脸颊,然后按要求伸手去够工作人员递过来的做工精致的道具手枪。
    
     
  摄像机“咔咔”的声音非常频繁,照片里人眼里的忐忑一览无余。
    
    
  陈果一阵“啧啧啧”,说看把你美得。又是相视一笑。
    
      
  那个摄影小伙给她讲构图的寓意,什么意味着被叶神拉进兴欣释放自己,重新来过。她不是很喜欢这个样子,也没兴趣和叶修的手同个框,别人的想法让她心里犯堵,好像离开了兴欣离开了叶修她就只能一直是沉沦的状态,即使他真的功不可没,她也不想被一锤子定死。
    
     
  不过粉丝们好像还蛮吃这一套。片子出来微博上一片嚎叫,各类赞美洋溢之词都让兴欣众人不好意思了。
     
     
  她偶然发现有个粉丝写给自己的话——大意是自己上初中时粉她,一直到现在差不多有五六年了,自己经历了从少年人到青年人的成长,知道了世上万物皆有自己的疾苦,看她出道退役去做陪练,看她回归挣扎到圆满落幕。非常感谢她能和自己一起长大。
     
       
  很长很长的私信,陈果给她清理微博的时候看到的,看到一半忍不住掉眼泪,可能每一个荣耀粉在对待自己的初心时都怀着同样温暖的心思,共鸣是不会骗人的。
    
     
  话题突然就变得有些沉重了。吴艺锦想到叶修,他是多少人的初心啊。陈果突然指了哪里的电子大屏幕给她看,上面辗辗转转播出了中国队的宣传片,叶领队露脸五秒,表情还是与生俱来的嘲讽。
      
     
  简直像是道奇异的光,不知道照进过多少人贫瘠的前半生。
    
   
 
15.
   
  其实吴艺锦是会做点饭的,就是只会番茄炒鸡蛋和青椒肉丝,怕拿不出手。陈果不在意,硬是求着她借了厨房弄出两个菜,两个人面对着面吃,表情高兴的像是中了奖。
    
      
  ……可能到了这个年纪比较容易知足常乐。吴艺锦吐槽,陈果瞪她,说你还比我小几岁好伐。
    
    
  那明天去买点什么带回老家吧。吴某极度生硬地转移话题。陈果一愣,联盟不是给你寄了邀请信吗?还回去?
    
     
  啊……就随口说说。
   
  
  谁知道呢。
   
   
  吃饱喝足后已经很晚了,不知道国家队的那几个过得怎么样。
    
    
  她现在一躺下闭眼眼前就是这几年来的大大小小的比赛,私心觉得很有意思的网游里的一些场景也会浮现,然后是人,走马灯一样的人,亲近的疏远的、喜欢的讨厌的人。
    
    
  若果你感觉心烦意燥,稍微躺下,回想一下,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16.

  退役后一段时间吴同学认真的规划过自己的未来。
     
    
  首先,攒钱,钱是王八蛋,但没有又不行。然后去上大学,给自己找条全身而退的出路,也不强求什么。再然后是回家相亲,算是应老人的好心,父母倒是不急,这俩自从兴欣进入赛季就开始追着每一场比赛看,母亲喜欢方锐,父亲喜欢唐柔,十几岁的堂妹闷声粉苏沐橙。最后是一些小事,租房子之类的。
     
    
  不知道叶神有没有这些烦恼呢。
      
    
  像是把关于他的每一片记忆都搜集起来锁在柜子里,一打开就关不住一样。
   
    
  她非常明确的知道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的小心思。大概是一个复盘的夜晚,星期天,其他人回老家或者出去玩了,叶修逮住悠闲自在的姑娘一起看什么什么的比赛,两个人在上林苑的客厅里看长达几个小时的视频。
    
     
  可笑的是罪魁祸首叶修居然先睡着了,像个寂寞的空巢老人似的。
     
    
  因为抛出去的话没有人答才注意到男人撑着脑袋睡着了。
    
    
  她也有点睡眼朦胧,叶修的侧脸给人一种异样的温暖。
    
     
  她一愣,心思就飘远了,很久很久以前读过的《小王子》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我是你的小狐狸你是我的小王子,你是独一无二,我是千万分之一,离你越近心跳的越幸福,你有温度有希望。
     
      
灯光很暗,这个人睡的很安静。天地间仿佛只有她的心脏在轰鸣。他是人心里的一块沉底的石头,坚硬冰冷,怎么捂也捂不热。
     
   
  她尝试着伸出手碰他的睫毛,可刚一到他面前竟然还在担心会不会阻碍对方的呼吸空间。
     
   
  缩回去,不敢伸了。
    
     
  暗恋简直不讲理,她皱眉,在脑海里骂自己,不要了,这廉价又没有半点底线的感情,留它何用。
    
    
  地上的毛毯厚实,夏季温度正好。她终于靠着沙发睡着了。
      
   
  叶修等人真真正正的入了梦,才起来点燃了凌晨的第一根烟。
      
    
  他又不是傻子。烟雾缭绕间,他的视线沿着女孩子的额角一寸一寸的挪,像是目光触及之地就能收入掌心。
      
    
  男人嘛,总有点那么可笑的占有欲。
    
      
    
TBC.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