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得一梨

借我永无岛



圈名@u梨

迷之写手。

*原创女主爱好者,注意避雷

*关爱冷CP爱好者

【APH】Better Now

*罗德里赫x我,注意避雷
    
*离婚邂逅回忆梗
   
*逻辑混乱,ooc预警
         
     
    
  我站在货物架前,犹豫着该选牛奶还是豆奶,说实话我一直不喜欢豆腥味,但在很久以前,离我半个货架不到的那位先生,总会为我的健康着想而“逼迫”我买下豆奶。
   
     
  这位埃德尔斯坦先生,是我的前任丈夫,大约是在两三年前分的手,不知是我们刻意躲着对方还是巧合,公寓相差不到三个街道的我们,难得见上一面。
    
   
  “早上好啊,”我率先打破了僵持,像往常一样微笑,“最近还好吗?”
   
   
  他推了推眼镜,好像有点紧张,“不错,你呢?”
   
   
  “我也是啊。”
   
   
  对话就这样结束了,我们擦肩而过,他走向儿童区,可能是去给来玩的费里西买点什么,而我朝着反方向的食材区走去。
       
   
  他发型丝毫不乱,带一点休闲的衣装整齐,看起来不是个需要人寸步不离照顾的小少爷了,他自己也可以过得很好。
    
   
  我想着,想着,想他当初只是个初出茅庐的钢琴家,不顾家族的反对逃出来继续做自己的钢琴梦,在酒吧里弹,在音乐厅里热场,把积蓄花来拜访喜欢的大钢琴家……
   
   
  而我,当时也只是个从小城镇来的学生,自作聪明又好相处,读着不大感兴趣的专业,业余爱好是和朋友们一起疯闹。
   
   
  直到我们在酒吧里相遇。我从没见过那么西装革履的酒吧钢琴手,眼睛下一双深紫的瞳眸专注又深情,所有人都在夸夸其谈地喧闹,他却在自己的堡垒里享受宁静与快乐。
    
   
  等我回过神来,好友已经开始调侃我看了那个男人好久,他们把我推上前去搭讪,我一边惧怕打断他的“艺术”,一边想和他相识。当他的眼睛看过来,我甚至可以从他眼里看到我害羞的神情。
   
   
  莫名其妙的,就像是一见钟情。我们一起吃饭,一起去音乐会,我还带他参观我的学校,居然就这样谈起了恋爱。
     
    
  我去他的公寓,被这个人几乎为零的打理生活能力震惊得“五体投地”,我把他散落在沙发上的衣物分门别类的塞进洗衣机,把地上零散的书籍一本一本的还回书架,把冰箱里的过期食物全部扔掉……
    
   
  他乖乖的呆在阳台上看我有条有理的清理,居然说出我摆放的物件特别有流畅感的话。为了尽到我所想象的恋人的责任,我选择搬过来和他一起住。
    
    
  我的父母知道他,但并不喜欢我们在一起,因为他没有一份体面稳定的工作,热衷于钢琴除此之外毫无自理能力,不大像会给我幸福的那种“可靠”的男人。
    
   
  所以在我决定和他结婚时,父母断绝了我的经济来源,我愁容满面,但很快恢复了对生活的热情——因为他,我想和他在一起。
    
   
  毕业后的我不愿意找和专业不对口的工作将就,干脆在公寓楼下的超市打零工,用工作的间隙写一些小姑娘喜欢的小说以换去廉价的稿费。罗德里赫非常心疼我,在我忙碌之时偷偷学习洗衣服和做菜,你无法想象,当我捶着背脊回家发现他为我做的家乡菜时泪流满面的心情,而这个素来娇生惯养的小少爷差一点就蓬头垢面的去工作了。
    
    
  后来他被某位大钢琴家邀请去剧场伴奏,我看不大懂那些歌剧,只能凭借看过的原著回忆,但我知道,唱腔之下美妙的音符都是他灵巧的手指注入真心实意弹出来的,时而甜蜜时而忧伤。
     
  
  但并不是我的自作多情,他是为我而弹。
   
   
  有时他去外地出差,我们会通话很久,即使平时都是掐着钱过日子,但在这方面双方都毫不在意。
    
    
  我找不到理由和他分开,但现实就是如此毫无理由,犹如磨钝的刀子缓缓剥膛入腹。
    
    
  也许是我拿着这只漂亮的白萝卜太久,售货员小姐轻声提醒我它的价格,我朝她笑笑,称了几个带走。
    
     
  整个世界都在绝对运动。我性子偏凉薄,谈不上有什么喜欢的事物,那时的我喜欢钢琴和音乐,多半也是受到他的影响,毫无专业知识,只顾自己的感受,而罗德从不这样,他公正又宽容,冷静又充满激情,可能他是看不惯我的肤浅,不能理解我的“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的极端。
   
    
  而我,在温暖的家庭里长大,十几年来受过的最大的委屈大概就是为了爱情放弃了回家的愿望——若是如此,我大概是忘了世间是有多少人在自己贫瘠的生活中从未遇见过爱的光芒。
   
     
  不满,争吵,分隔两地,就像所有的八点档剧场,我们在冬天的时候分开了。离婚证被我保存了下来,我不愿再过于深入的思考问题的根源,我可以铭记,我可以回忆。
   
    
  他也一样,他可以过得更好,他可以还是那个满腔热情的青年人,即使我们不再是一路人。分别时我给他弹了一段莫扎特的《童年》,才疏学浅只能弹个大概,但我现在还能哼出那断断续续的音符,真的非常美妙。
    
    
  两三年不短也不长,正好是我们都可以正常的再见的时间,希望他可以在除钢琴外的其他方面对自己慷慨一些。
    
  
  我从来没想过后悔重来之类的选项,永不停歇的前进才是我的座右铭,他也是,就像我们都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在一起,只有经历了挫折痛苦之后才能慢慢长大,人的一生中有那么多“别人”,有的人在你前面,用背影告诉你,不用追,自然也有人在你身后,说,别回头。
    
     
  幸运之神眷顾我。
    
    
  我在一家很小的饭店做服务生,老板娘是个退役的运动员,钱不多,但够养活我自己,新租的公寓很可爱,房东太太是个喜欢收集故事的人,非常喜欢让我写一些光怪陆离的小说,父母急冲冲的从老家来找我,一见面就老泪纵横地心疼自家女儿……但是啊,一切都回到了正轨。
      
     
  等我慢吞吞的结了账,才发现袋里多了瓶豆奶,但我的结算单上并没有它,不知道是哪个好心人偷偷买来放进我的购物袋,像很久以前一样为我的健康在着想。
       
    
  Thank you,better now.

       
        
    FIN.

       
        
稍微想写一下小少爷,但是在人物上依旧是失败了 :-(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