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得一梨

也要楚天阔,也要大江流,也要望不见前后,才能对月下酒。



圈名@u梨

迷之写手。

*原创女主爱好者,注意避雷

*关爱冷CP爱好者

【全职】渡沙洲(上)

    
*原创女主注意避雷,cp王杰希
     
*原著背景,年龄差注意
    
*ooc
     
     
     

1.
    
  放假了。我背着书包,和同学在校门口告了别,穿过车水马龙,回家。
    
    
  夕阳很刺眼,小区比平时要热闹得多,小孩子们围着滑梯乐此不疲,老人摇着扇子在长椅边长聊,我平视前方,手插在校服口袋里,挺直背脊走过。
     
     
  上电梯的时候碰到了王杰希,他手里把玩着车钥匙,偏过头来:“放学了?”我点头,在他之前按了楼层,“你终于肯回来了啊杰希大大?”
   
   
  他笑,声音很沉,不知道是不是电梯上升的作用,我心里有点发慌,等到出电梯的时候他又伸手拍了拍我的书包,“明天想吃什么?”
   
   
  我没有直视他,只是和人同步的掏钥匙开门,还是做了决定:“牛肉粉和油条吧。”
   
   
  “素的?”我听见他问,顿时气结,因为最近坐的时间太长身材都在浮肿,下狠心地回应:“素的。”
    
    
  两扇门关上了,我站在玄关一只脚踩另一只换下了鞋,随意的拖着拖鞋径直进了自己的房,我妈拿着锅铲从厨房里出来:“喂田苒!——你能不能有一次把鞋子摆好啊?!”
     
     
  2.
    
  我和王杰希住在一个小区一栋楼的同一层,邻居,也算是青梅竹马。相差了大概五岁,当他迷上《荣耀》的时候,我还是个喜欢看动画片的小屁孩儿,当他进了微草出了道,我还是个乖乖的学生。
    
    
  现在他已经任队长几年了,我还在读高中。
    
    
  不知道是什么在一点一点的拉开我们的差距,我自以为已经很懂他,记得他喜欢吃的每一种早点每一家店,记得他所有的黑历史所有的好,看过他的每一场比赛每一次采访……算不上什么其实。
     
       
  早上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门铃响了,顺势从床上滚下来去开门,扭了半天小锁发现打不开,又去找钥匙,睡眼朦胧的开门,发现拎着早点的微草魔术师一枚。
    
      
  他早就习惯了我起床炸毛的样子,穿上鞋套就进来了,爸妈照常加班,弟弟住校还没回,家里只有我。
     
     
  王杰希在厨房里烧水,我在洗手间捣鼓,把我的乱毛梳下来,扎个辫子,换衣服速度一流,等一切准备就绪就吃饭。
    
     
  他照例把一杯冲好的麦片摆在我左手边,我伸着筷子戳了戳碗里的牛肉看他:“素的?”
    
    
  “荤的,”他的语气非常平淡,像是在说一件众所周知的事,“有什么不对吗?”
    
     
  我看他的眼睛,一大一小很有特色,人也很有特色啊,算了,吃就吃。
      
     
  但心里还有点不罢休,边吃边调侃他在队里当爹当妈回来又来奶我,他吃饭很安静,却很纵容我,淡淡的眼神瞟过来,好像在说,这不是你的要求吗小孩儿?
   
     
3.
    
  我最近真的,感觉非常不对。不知道是学校里被老师穿了小鞋不爽,还是青春期感情过于充沛。
    
     
  姑且就算是王杰希关心快要成年的无知少女的身体健康,仁慈的喂肉吃。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形成带早点的习惯,他是他的微草好队长,认真负责偶尔天马行空,我是我的苦逼学生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然后放假回来,碰个面拉个家常,我懒成一滩泥巴,他就成了我亲哥。
     
     
  我们很少谈及小时候的事,大概是因为我还没有跟时间划清界限,他倒是变得飞快,本来颀长的少年身高大起来,肩宽,挺拔,脸部线条分明,变声期后有点低音炮的男性嗓音,除了一大一小的眼睛没有变,我都会以为他不是我的那个王杰希了。
      
     
  我还是没有长大,近视的度数越来越深,就是鼻翼旁的雀斑稍微变浅了一点,鹅蛋脸莫名讨喜,身体曲线很常规,大腿粗了,腰却细了,海拔有点遗憾,头顶大概到他的下巴那里。
    
      
  如果不是老是做梦,我都要忘了自己以前是什么样子了。又飘又朦胧的梦,在醒来时还记得清清楚楚,过一会儿就抛之脑后。
    
     
  我记得有一次帮伯母,也就是王杰希他妈,去微草给他送饭,忘了是什么日子,我放假了,他居然还在训练,我就蹬着小自行车去了,边骑边看着堵车的路况暗爽,到了保安拦着不让进,我给王杰希打电话,响了四声就被接了,还可以听到那边队员小声的议论终于可以休息一下谁给队长打的电话啊之类的话。
    
    
  他说出来接我,我就站在那儿扶着自行车和保安聊天,保安非常敬业,看到王杰希来了才放我进去,很贴心的让我把车放在保安室出来好拿。
     
    
  他领我进食堂,我老远就看见他们队员往这边张望,我问不和他们一起吃吗?他说,不了,让他们聊会天。
    
      
  我把饭菜一件一件的摆出来,说那就给杰希大大吃独食吧,他笑了一声,说我妈亲手做的当然是我吃。我本来是想送了就走,结果莫名其妙的留着边玩手机边看他吃,一副百般无聊的样子,听见不远处传来隐隐的笑声,想回一下头,视线就和王杰希对上了,他的眼眸倒映出我的样子,我就没了动作,把水壶里的开水倒出来凉着。
     
      
  那天回去我就做了个冗长的梦,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我,王杰希,大概是八岁和十三岁,在便利店里买完雪糕想过马路,等着红灯。
     
     
  一个被遗忘了名字的同学没看见极速而来的小轿车横穿马路,被轧在车轮下,脑浆迸裂,四肢抽搐没了动静。王杰希反应非常迅速地挡在我身前想遮住我的视线,但彼时孩子的身高并没有相差很多,他也有点儿瘦弱,我从他肩膀和耳朵的缝隙里眺望到了自己一辈子不会忘记的血腥画面,以至于害怕到浑身发抖泪流满面,没来得及吃的雪糕一半蹭到了他的衣服上一半掉在了地上。
     
       
  最后还是他把自己的雪糕给我吃了哄我,让我用破碎的记忆和他一起在警察面前还原了当时的场景。因为父母在闹矛盾分居,我被寄养在他家,除了温柔安慰我的伯母,他一直一直都牵着我的手,修长的,漂亮的,温暖的,把我的小包子手包在手心,生怕我要做出什么傻事一般。
    
      
  一觉醒来,天亮的厉害,八成是迟到了。我继续躺在床上回味梦境,有种翻老照片的冲动,完了,这什么意思啊,是想说明一直沉迷于过去的人看不见未来还是……别的什么?
     
     
  出门的时候居然碰见梦里的男主角开车上班,车窗放下的时候我还很丢脸的吓了一跳,也许他想说有什么心事吗,但是没有。他只是让我上车送我一程罢了。
      
      
  讲真这堵车堵的还不如我走着去呢。
    
    
  我不知道的是,以后这种不可预知,还让我更加苦恼。

       
           
      
TBC.

     
  开个新坑,大概是短篇x坑多一些比较有动力【拖出去打死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