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得一梨

也要楚天阔,也要大江流,也要望不见前后,才能对月下酒。



圈名@u梨

迷之写手。

*原创女主爱好者,注意避雷

*关爱冷CP爱好者

【全职】渡沙洲(中上)

    
*原创女主,注意避雷,cp王杰希
 
*原著向,年龄差注意
 
*ooc
 
  
*有一些时间bug

4.

  王杰希带着墨镜,太阳刚刚升起来,有点刺眼。副驾座的女孩子怏怏的精神不好,不笑也不闹,不知道是有什么心事。
   
   
  他们随着车流缓缓的移动着。平时的微草队长不似镜头前的那般有压迫感,自认为把战队的事和生活分的清楚,懂得孝顺父母,懂得放松自己,懂得照顾这个小姑娘。
   
    
  他稍稍斜过眼睛看她,女孩儿从书包里翻出了掌中宝开始默默背诵。
   
    
  王杰希不是不想问她有什么心事。
   
   
  很久以前他问过一次,结果赶上了对方最烦心的时刻,她第一次那么凶巴巴的对他说话,几乎是用吼的方式。
   
    
  那时她的父母几乎濒临离婚的边缘,从小母亲为她描绘的“等你再大一点,爸爸就会回来”的美好蓝图支离破碎,加之母亲工作繁重,弟弟处于叛逆期,她一个人上学,放学,到他家里吃饭,装作没事人的样子,一回到自家就能够立刻抽泣出声。
    
     
  他是无意间进入了女孩儿的卧室,本意是叫她去吃晚饭,小姑娘侧躺在床上,抱着被子假寐。不知道是哪句话不对胃口,对方几乎在一瞬间爆发了,他边应对她边观察四周,房间里真的很乱,衣服,书,像是被恶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偌大的穿衣镜都有裂纹,难以想象这个家伙之前在这里是多么歇斯底里。
     
     
  还有一次他问她的结果,更是让人难以释怀。
      
    
  那天他照常在电梯间碰到她,小姑娘眼睛亮晶晶的,双颊绯红,抬着左脚一跳一跳地上电梯。一问,是体育课打羽毛球扭了脚腕,当时疼的不得了,旁边打篮球的某个男生看到了二话不说把人背到了医务室。非常通俗的桥段,却又很容易让人陷入恋爱。
     
     
  他记得她当时说,我好像喜欢他,怎么办?
     
      
  他正伸着胳膊从女孩儿腋下穿过搂住另一边的肩,让人依靠在自己身上,却还要听她讲另一个人的事。俩人呼吸都离得很近,难得看到她这么反常的状态,像一个陷入蜜糖里的馋嘴孩子,又心地善良的想和全世界分享自己的甜蜜。
     
     
  他真的非常的不舒服,这种感觉至今他都记得,像是又细又密的雨丝化针包围了心脏。
    
     
  两次几乎要深入的交流都无疾而终,她好像长大了,迫不及待的想要割舍掉之前的一切,只向往着光明的未来,不愿意去停留去回头。
     
     
  “田苒。”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叫了人的名字,小姑娘侧过头来疑惑的看他,声音软软地问“怎么了?”,“准备考哪里的大学?”他知道她的视线落在自己脸上挪动,仍然专心开车。
     
    
  “……本地的。”田苒把书翻得“哗哗”响,又冷不丁的反问,“王杰希,你以后退役了要做什么?”
     
    
  “到时候再说吧。”魔术师如实回答。
 
    

5.

  王杰希还在当打之年,微草已经将两个冠军收入囊中,他还想打,还想拼,也想为微草培育后辈。
     
      
  第七赛季结束了,他想着把刘小别再拉一把,再多关注训练营,压根就没有想过退役以后做什么,他几乎如日中天,即使封印了魔术师打法依旧能够扛着微草一直往前飞,队长一职是林杰交给他的,方士谦退役的决心已定,人上了飞机就再也没了联系。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这些年,他从未感到过生活的贫瘠,有战队,有荣耀,有家人,还有一个需要照顾的小姑娘。
     
    
  新一轮的季后赛要开始了。
     
    
  他回家,在电梯里没碰到田苒,下来时才发现她家的门大敞着,女孩儿穿着件短袖,裤子短得只到大腿,在客厅边吃冰棒边玩着电脑。
     
     
  他无意识地一瞥,很久之前那次无疾而终的吵架,其实是有结局的。就像现在这样,她背对着他坐在电脑前,看王不留行变幻多端的视频,又看他在记者会上宣布封印这种打法的视频,静静地看到连电脑都黑了屏,才转过头来说,王杰希,对不起。
     
     
  王杰希还能笑着说,您这是道的哪门子的歉儿啊田苒?
    
     
  心照不宣。
    
     
  她不知道他都在经历些什么,痛苦的,快乐的,只要是她无暇顾及的,从来没有主动和她分享过,而她却有恃无恐,自作自受的,咎由自取的,全部一股脑的发泄出来。她难以解释自己对这个家伙的感情,从小到大的情分已经很厚重了,如果混杂着别的东西,哪里是一个刚成年的小姑娘能拎得清的。
     
      
  现在王杰希非常自然的进了门,在冰箱里拿棒冰吃,凑过来看电脑,她在玩荣耀,戴着耳机关着麦,嘴里叼着冰俩只手不空,她玩的神枪手,枪法在普通玩家中已经算是突出的了,就是枪体术有些薄弱,王杰希一双大小眼看的明白,但从来不多说什么。
     
    
  “王杰希,”她头也不抬得叫他,“帮我烧壶水谢谢。”
    
      
  他应下就去烧水了。沙发上堆着大大小小的复习资料,书包歪在一边,茶几上堆着翻开的习题册,自动铅笔摆在上面,它们的主人却坐在电脑前和人竞技场。大概是做题没了思路吧。
     
     
  高考迫在眉睫。她想起自己读书读了这么多年,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失利,寒窗苦读,平时除了接触学校的人,再就是王杰希了。害怕也好,不安也罢,这个人比她强大,也比她难懂,总是让人如此挂念。
     
    
  等王杰希回来,她已经赢了一轮,像是被上天隐隐暗示,小姑娘终于鼓起了勇气,她直视着王杰希从未躲闪过的眼睛,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说——
     
    
  我最近,做了一个梦。
     
     
  梦见自己化身为鸟,飞渡沙洲,有两个结局,或葬身岸底,或永无归日。
     
     
 
5.

  王杰希听她断断续续的说梦,眼皮也没有抬一下,他自然记得那场车祸,也记得懵懵懂懂的小姑娘红着眼睛往他怀里钻,雪糕的冰凉和心中一团燃烧的火。
     
    
  “你害怕吗?”王杰希伸手摘她耳机,田苒措手不及只得晃晃脑袋让人动作,“那个啊?应该早就不害怕了,就是觉得挺傻的。”
    
     
  “高考呢?”
   
    
  “……害怕,”小姑娘没再继续按键盘,手垂到了身体两侧,“就像想要你们夺冠又不敢看直播。”
    
   
  王杰希笑了,伸手把她翘起的发丝顺下来,“冠军还会有的,你也一样。”
    
    
  晚上照常在他家吃饭,伯母特地为她做了几个喜欢的菜,说是给女孩子高考加油。田苒开心的不得了,说要是自家母亲能有伯母这样称职就好了。眼角有深深笑纹的女人叹息,说你妈妈也不容易啊。
    
     
  王杰希家属于那种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母亲温柔体贴,父亲沉稳能干,微草队长在性格上受双亲的影响很深。
    
      
  晚上各回各家。小姑娘睡不着,干脆披着头发在台灯下看书,阳台上洗衣机嗡嗡作响。在某一瞬间,灯熄了,万籁俱静。她眼前还停留着一团光影,伸手去按房里的灯,开关响了几下都没什么反应。窗外也是只有零星光点。
     
     
6.

  王杰希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举着浴巾擦头发,身上有很轻的皂角味,房间里黑漆漆的,床头的手机一亮,锁屏上的风景照下方出现一条短信:停电了?
   
    
  发信人是田苒。他擦干右手拿起手机走到窗前,飞快的回信:嗯,停电了。
     
     
  一切都好像在小姑娘当然预料之中,在确认了他在看之后短信一条接着一条蹦了出来,类似于普通聊天软件的对话框让她的消息紧挨在一起。
    
   
  “突然想到了初三的事,被叫家长那件。”
  
    
  “上课被收了课外书,那本最喜欢的《千年一叹》,老班亲手捉拿了我。”
    
     
  “老班让我妈来,我还和他顶嘴,最后本来想求伯母来,结果你居然来了。”
    
    
  她像是在絮絮叨叨自言自语,也不需要他问一句就能往后讲,用最啰嗦重复的语言。
     
      
  王杰希自然也想起来了那次“尴尬”的请家长,忘了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就去了,当时二十整,戴着个口罩径直去了办公室才摘,小姑娘的班主任是个短小精悍的中年人,眼毒,上来就问,你不是她的哥哥吧?
     
     
  毕竟当了些时日的队长,他装作气定神怡的样子,说是哥哥,母亲太忙了来不了。
    
     
  老班也没多理会,开始数落起女孩子的种种冒失和不努力,末了眯着眼瞧他,说王队能不能给我儿子签个名吗?
    
     
  每每回忆起都想发笑,王杰希捂了捂左眼,低头继续查看她用来缓解情绪的“垃圾”短信。
     
     
  她说中考后瞒着他偷偷去现场看过比赛,和一起的脑残粉朋友们大喊过“微草必胜”“王杰希最帅”之类的话,她以为男人不知道。
    
     
  万万没想到魔术师还没上场也有不跟别人思路的时候,偶尔的发呆居然在人群里看到了她,就不多不少的一秒,下一瞬间就被大大小小的荧光淹没了。要是别人肯定会怀疑到底是不是这个人,但王杰希不一样,他笃定的相信,就是她。
    
     
  短信提示音还是一声接着一声,她硬是要自己一个人拼凑出结局。她说还蛮喜欢那个老班的,真的对自己已经很好了。
     
     
  他愣了一下,隐约觉得她还要说什么。
    
    
  “你也是,感谢你,晚安。”
      
     
  然后就没了动静,好像手机那头的小女孩儿已经睡着了。
     
      
  他在人堆得楼高的短信下面回复:谨代表微草,为广大粉丝高考加油。
    
       
  魔术师有时候也会被自己的脑回路折服,他居然非常想笑。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