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得一梨

借我永无岛



圈名@u梨

迷之写手。

*原创女主爱好者,注意避雷

*关爱冷CP爱好者

【APH】你是他们垮台的诸多原因之一

注意事项:这是BG啊BG(゚Д゚)不适者误入,另外是原女文,雷者慎入啊

二.交织

1.

  维蕾娜静静的看着手里的书,尽力不去想别的事情,比如海德薇莉“空手套哨兵”的无奈之举,比如自己办公桌上堆成山的文件——看来是时候学着哥哥在旁边摆个碎纸机了。

  乔薇裹着毯子手里捧着热可可,看上去百般无聊的打量着整个房间。

  方才伊丽莎白把乔薇丢在这里就转身离开,高跟鞋在地上敲击的声音像是在钝击谁的心脏,让人紧张不已。维蕾娜明了她是要去找家主谈论一下这个能力不算差的哨兵的归宿。

  她在心里耸了耸肩。

  她帮着神志没完全清醒过来的姑娘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吩咐人拿来了毛毯和可可,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有闲情逸致来做这种好事,下一秒就被等待时机的乔薇掐着脖子压在了沙发上。维蕾娜小小的吃惊了一下,眼镜摔在了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她感觉脖子上的手在渐渐收紧——“抱歉女士,请告诉我你们的身份,目的和这里的地址,”乔薇皱着眉,水蓝色的眼睛里装满了情绪,散乱的金发贴着皮肤,感觉头还在嗡嗡作响,“不要撒谎,可以吗?”

  “你好,乔薇•李……我的名字是维蕾娜•埃德尔斯坦,”处于下风的女人看起来一点都不慌张,“这里是我的家族,你应该听说过——那个请不要再用力了你会体力不支的……”

  乔薇一听到后半句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松垮了下来,她看着维蕾娜爬起来淡定的捡起眼镜重新戴上,怔怔地问:“目的?”“家族最近缺哨兵,指挥官指定的人选里有你。”女人飞快接上回答,又闭紧嘴考虑什么应该说什么不该说。

  于是就回到了开头的那一幕——维蕾娜想安静的看书,乔薇却不老实地想知道更多。

  ——拜托小姐姐你这样说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谁知道我到底有没有用啊喂……呃,还有加贺里是死是活还不知道。乔薇在心里对自己翻了个白眼。

  “那个,埃德尔斯坦小姐?”乔薇盘算着自己体力的恢复进度,忍不住打扰根本没看进书的女人,“最近是不是大家都在拉拢雇佣兵?”

  维蕾娜扶了扶眼镜,肯定了她的说法,末了添上一句:“你怎么知道?”据她所知乔薇生活在一个封闭的小区,家里只有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婆子和绝对不想知道自己不该知道的事的瞎子向导,平时过于低调的雇佣兵生活断绝了她的信息来源。

  乔薇笑了,露出一颗虎牙,“情报贩子的友情提供啊。”

  维蕾娜也露出了一个微笑:“你大可放心,你的精神活跃频率和一般的哨兵不在一个水平,但是和高级别的向导契合度不错——我们的确需要你这样的‘士兵’。”

  “可是你怎么知……怪不得我总是感觉别人的精神海太奇怪了,”乔薇挑着眉毛看她,“原来我才是那个另类。”

  “同样是情报贩子的功劳。”女人说出了两人皆知的答案,放下了手里的书,“你的那个‘小情报’是霍兰德的妹妹赠送的?他本人可是个铁公鸡呢。”

  “好吧,没错,”乔薇应和,“那个贪婪的混蛋确实有个不错的妹妹。”

  气氛慢慢地缓和了下来。门正好开了,来者示意维蕾娜带着乔薇去见人。维蕾娜感觉女哨兵的身体一下子僵硬了起来。

  她叹了口气,戳了戳乔薇的胳膊,后者猛地站起,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

  两人顺着过道进了某个房间,光线很暗,像给眼膜抹了一层柔柔的蜂蜜——办公桌,书架,碎纸机。

  那个把她“绑”来的女人——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夹着烟,手很随意的往身旁的男人一挥——“来来来给你介绍一下,你的试用期搭档罗德里赫。”男人暼了伊丽莎白一眼又无奈的放任她的玩笑,他看着乔薇,视线落在对方很普通的蓝色眸子上,而女孩子则被他嘴角的痣吸引了目光,两个人都在下一秒莫名感觉到自己的失礼,但貌似贵族的男人很快反应过来,他微微欠身,手心朝外的伸出手去,“初次见面,乔薇小姐,可以这样称呼你吗?”乔薇连忙握住对方骨节端正的手,“可以可以,您想怎么叫都行罗德里赫先生,请多关照——”

  一旁的伊丽莎白差点笑出了声——罗德伸手的本意大概是像绅士一样做个吻手礼,结果被乔薇双手一握,就变成了从此你就是我兄弟的节奏了。这特么的真够尴尬的。维蕾娜真想扶额头。

  但罗德里赫很自然的结束了这个“见面仪式”,甚至没有抽一下嘴角或皱眉头,这反应让伊丽莎白忍不住挑起了眉毛,她看着埃德尔斯坦兄妹围着乔薇你一句我一句给她灌输一些知识,包括关于加入家族、哨兵的抑制剂、长夜前兆,于是把桌上的两瓶透明药水推向乔薇——

  “明天能随我们出去参加个聚会吗?”

2.

  尤莉卡睡眼惺忪的搭上地铁,早高峰时期人比较多,一大部分都是和她一样的学生和拿着公务包的上班族。只是一头银发的男人过于显眼,他一脸无所谓的慢慢挤到女孩子这边来,尤莉卡对此无动于衷。

  “早上好,贝什米特先生。”她抬抬眼皮算是跟他打招呼。“喂,安东尼奥那家伙最近还好吗?”基尔伯特突兀的发问,语气里带着满满的急躁,“别告诉我他已经被那个政/治家弄死了。”

  女孩子哽了一下,不知道是清晨嗓子哑还是故意压低声线:“他说不会去参加那个大鼻子熊家小女儿的坑爹婚礼,估计是有更重要的事做……”看起来不那么友善的白发警/察皱了皱眉,“行,告诉大番茄我和弗朗吉都好的不得了——起码比他过的好!”

  “好,”尤莉卡在心里吐槽了一下黑白两道间的恶友友谊,眼睛越过男人的肩膀,“那姑娘后面有个小偷。”

  贝什米特先生立刻头也不回地转向了她下巴示意的方向,“替安东告诫你一句,最近小心点,狙击女孩——”然后迅速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尤莉卡不自觉的想到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如果没记错的话……她是这家伙的……绑定向导?呃,同时也是埃德尔斯坦家族的二当家,武力值几乎追赶得上同级哨兵的可怕向导。他们家的家主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竟也是个“可怕的向导”。

  真悲哀——身为哨兵的姑娘禁不住感叹,瞅准了一个空位坐下。

  她侧过身去看玻璃上的倒影,上面好像在一刹那出现了某个人带笑的绿眼睛。

  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现在是她的家主,也是个麻烦的向导——从第/一次见面时她就知道。

  大概是一年前,深秋的夜晚,她照例在某个楼顶摆好狙/击/枪射杀某个和自己毫不相关的的大人物。嗯,雇佣者给的钱挺多的。

  结果自己刚刚用枪口瞄准那个小辫子的泪痣男,狙/击镜里的目标对象竟很从容的对她笑了一下。没错,那种目光是冲着她来的,脚底瞬间升腾起寒意。天台的门动了一下,马上被外面的枪/械射的千疮百孔,尤莉卡反应迅速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躲着子/弹,结果在某个瞬间被什么东西定了一下,马上就有子/弹划着她的右手背飞远。

  枪停。

  秉承着敌不动我不动原则,尤莉卡站住身形,看着一个和目标对象宛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男人从那十来个人中钻出来,他甚至没拿枪,眉眼间都带着笑,气质显得更加阳光,一身服帖的西装很明显是从哪个公共场合赶来的。

  他慢慢地走近,眼神落到了女孩子虚掩在身后的手。尤莉卡立刻毛骨悚然起来。

  她率先打破这诡异的气氛:“您好,先生,”她发现男人的眼睛是绿色的,“我是个雇佣兵,如果……打扰到您了,很抱歉。”

  她现在只感觉男人的眼睛像被腌了的癞蛤蟆一样让她不适,那种目光明明带着很积极的情绪,却像枪口一样对着你的心脏。出乎意料地,他缓缓拉过她受伤的手,在手背上吻了一下,表情依然保持着笑:“你好,我叫安东尼奥,父姓是费尔南德斯。”

  男人薄凉的嘴唇触碰到了她伤口的温热液体,女孩子瞳孔猛地缩小,抽回自己的手——太出格了,这个吻手礼。

  她不太喜欢这个暗流涌动的向导,除了他,这里还能有谁能扰乱她的感官?可惜现在只能想想怎么保住自己的小命。

  地铁到站了。她没继续往下回忆,背着包出了车厢,像个普通学生一样冲向自己的学校。

  你问事情的后续?肯定是没被干掉咯。不然怎么还会来上学,当然也付出了代价——她必须舍弃雇佣兵的自由身效忠于费尔南德斯家族,那少了不只一星半点的“工资”就足够她伤心好一阵子了。

  而且最近这份该/死的工作还会差点要了她的小命。

3.

  “Hey bro!!”阿尔弗雷德的声音穿过墙直直的灌入趴在办公桌上假寐的人的耳朵,马修猛地立起身来,桌上的眼镜“啪”的掉到了地板上,没等他弯腰去捡阿尔弗雷德就出现在了他身前,抓着他的肩膀不停的摇晃:“Hero的抑制剂不见了啊啊啊啊!!”

  马修被折磨的满脸痛苦的表情,又不得不分开几乎黏合在一起的上下眼皮,“……饶了我吧阿尔弗……昨天为了做完你的那些文件我熬了个通宵……”说着就闭上了眼睛,眼眶下的青色愈发明显,“……而且你的抑制剂用完了昨天被你扔掉了……”

  “啊咧?——好像是用完了,”怪力的警/察说着松开那可怜人的肩膀,摸着后脑勺准备离开,只听见“咔擦”一声,“咦hero好像踩到了什么?——”

  假装自己睡着了的马修欲哭无泪:那是我的眼镜啊bro……

  ——————————————————————

  “啊……尤莉卡的抑制剂差不多要用完了吧,”罗莎抱着记录单,圆珠笔在某一行上点了点,“这个未成年用久了不好吧。”

  “所以她选了副作用比较小价格也低的,不然她那点工资怎么用的过来——”西维娅在一旁把盒子里的药物一件件的摆到货架上,“她那个家族只有穷是真的。”

  罗莎帮着她把货架推进了冰库里,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眼神挪到了别处:“西维娅,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可以啊,请便。”穿着白色医袍的女人对着她挑了挑眉毛。

  “那些警/察里也有哨兵和向导吗?”罗莎看着她,仿佛说了什么无法启齿的东西,“当然,如你所见,名单里的琼斯和贝什米特,你都认识吧?”西维娅笑了笑,“他们应该算是特/警,从武力值上来看。”
  
  “人们不知道这个吧?”罗莎问,“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不过这个可不能写哦记者小姐。”西维娅保持着笑脸,不过平添了一份无奈。

  “我不会做那种事,只是有些感慨罢了,”罗莎摆摆手,“人们对那些‘被神赐予礼物’的人总是那种态度,至今大部分哨兵向导都在贫民区,其中活下来的又几乎都加入了黑/手/党……”

  西维娅静静的看着她。

  “我很庆幸自己只是个普通人,没有过于敏锐的感官的刺激,不会被别人厌恶、冷眼以对,不会被塞进贫民区,不会受黑/手/党支配,也不会被两面三刀的政/府‘使用’,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罗莎在说另大部分人类都开心的事实,她自己却面无表情。

  西维娅拍了拍她的肩膀,“放松,little lady,别想那么多。”有点低落的淑女对她翻了个白眼。

  “晚餐吃仰望星空派吗西维娅?”
 

4.

  “嗯那个,罗德里赫先生?”乔薇抓了抓身上的裙子,不自在的皱着眉头看向和她站在一起的男人,“海德薇莉……我是说,伊丽莎白小姐在那里不要紧吗?……”
 
  被注视的对象穿着一身得体的黑色单扣西装,肩线流畅,衬衫是普通的白色,搭配着一条无所谓的暗纹领带,头发梳得丝毫不乱——气质像个贵族少爷。男人只是淡淡的回了她一眼:“她会审慎形势,乔薇。”远处的伊丽莎白穿着条黑色一字肩鱼尾裙站在人群里,抬着下巴高傲的像一朵高岭之花。

  而埃德尔斯坦的家主——罗德里赫先生,和乔薇站在一点都不显眼的位置,男人感觉自己在带孩子似的,因为这姑娘一紧张起来就话多,不过也不至于吵到令他反感,怀里搁着的手枪也没让他有半点不适。

  伊丽莎白手里端着杯红澄澄的酒,很自然的望了过来,乔薇穿着香槟色双肩小礼服,两人相视一笑。

  吊顶上价格不非的水晶吊灯突然闪了一下——站在宴会中央的主办人眉心一红,鲜血无声的流了下来。

  “啊啊啊啊上帝!——”有个女人正好和死人肥腻的脸打了个照面,尖叫的格外难听,还推推搡搡的想往外挤,枪声直直的下来,把她戳倒在地。“他们动手了!!这么快!!”“他/妈/的别嚷嚷!!——”“快溜啊蠢驴!!——”

  乔薇下意识的想把身旁的向导扯到身后,刚碰到他的衣袖就反应过来,放开手抽出枪精确地打碎了那半亮不亮的吊灯最脆弱的部分,一大团尖锐利器掉下来毫不留情的把正下方的人砸成了血酱,现场暗下一截,变得更加混乱,罗德里赫和女孩子周围都是扑过来的面目狰狞的黑/手/党喽啰们,伊丽莎白正向这里凑近杀出一条血路。

  “一。”

  罗德里赫听到身边的女孩子数了一声,举枪方向的一个冲过来的男人应声倒地。他感觉得到乔薇的精神海在那一瞬间的颤动,背部顺势碰到了她的脊梁——“二。”他跟着她数了一声,手下瞄准的某人眉心中枪,女孩子诧异了一下,向导的精神安抚随着他传入耳蜗的暗哑声音进入了精神海,抹平了那一道波动。“三——”乔薇忍不住勾了一下嘴角。枪声迭起。

   两人采用很简单的半圆式站位,女孩的子/弹颗颗擦着半空中飞过来的金属硬生生的改变它们的轨迹或者直接打掉,而男人则显得更加的游刃有余——他一边调节乔薇的感官一边把子/弹填进一个又一个敌人的心脏,精准的走位和毫无多余动作的攻击让人难以看出他只是个向导。

  数到两位数时枪战的节奏发生了点变化,罗德里赫暼了一眼乔薇,她显得有点儿狼狈不堪——毕竟以往做的都是暗地里杀/人的雇佣兵生意。在她露出破绽的一瞬间,他把枪指向了她的方向,乔薇几乎是在同时回过头,黑洞洞的枪口让她心里一紧,又对上了男人眼镜后冷色的眼眸,子弹几乎是划着她的脸过去的,没进了她身后某个被忽略的矮个子的心脏,她可以感受到男人在调节自己的情绪,也明了这个向导对哨兵精确的引导,即使对象是她这个第一次参加这种“明面战场”的家伙。

  三人组目标明确的脱离了火力线,终于带着一身的血渍钻进了事先留在巷边的小轿车,罗德脱了外套,伊丽莎白递给他另一件干净的,司机是个和乔薇差不多大的毛小伙,一路绝尘而去还不忘在好不容易见到的当家人面前话痨两句。

  乔薇在司机轻快的语调中喘了口气,伊丽莎白在对着后视镜冲罗德里赫挑了挑眉,坐在前面的家主回了她一个默许的表情。伊丽莎白扭过头来看着仍有点拘束的乔薇,捂着嘴笑道:“欢迎加入,士兵乔薇!”

  几年后当女孩子再回想起这时的画面——妈/的真是进了狼窝了,加贺里没找着还把自己一大好青年赔进去了。

  伊丽莎白表示不管怎样她都很满意,而喜欢弹钢琴的家主只是笑笑不说话。

————————————TBC——————————————

注解:家族的正式成员(意裔)
老板(boss or Don)
法律顾问、参谋(Consigliere)
二老板(underboss)
指挥官(Capo)
士兵(Soldier)【源于度娘√】

匈/牙/利人和中/国/人一样名在后姓在前(゚Д゚)ノ所以伊丽莎白是姓,海德薇莉才是名字

西/班/牙人的姓名在前,父姓在中间,母姓在最后【所以名字才这么长??!】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