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得一梨

也要楚天阔,也要大江流,也要望不见前后,才能对月下酒。



圈名@u梨

迷之写手。

*原创女主爱好者,注意避雷

*关爱冷CP爱好者

【全职】一半路程【17~19】

*原女注意避雷,cp叶修
  
*原著世界观,ooc
   
*依旧毫无进展,带一点肖戴

前文链接目录
     
    
17.
     
   
  开始了,世锦赛开始了。
   
   
  晴空万里,阳光明媚,这种好日子偏偏有人窝在网吧打游戏。
    
   
  仿佛在大厅里一起看比赛的习惯跨越了国界。吴艺锦在这异国的网吧里戴上耳机,也不管周围看着大屏幕的人如何惊呼欢叫,有一搭没一搭的按着键盘,一旁的魏琛刚刚还在叫嚷换去吸烟区,这会儿就跟着一群金发碧眼的家伙们看得起劲。
    
   
  她偶尔侧过头看一会儿,居然发现了熟悉的面孔——是个小孩儿,一头黑发倒是显眼。叫什么来着?她边看边歪着头想,叫陈什么吧,好像是几年前认识的,当时还没去嘉世做陪练,在一个朋友开荣耀周边店里混吃混喝,那天自己拿着小号打竞技场,这小孩儿来买东西,特自来熟的说姐姐能不能和我打一局?
    
      
  理所当然的赢了,不过感觉这家伙还不错,意识和手速都算过关。然后就每天来求她竞技场,不过去了嘉世以后就没见过了。
     
      
  碰巧那小孩儿也发现了这边的吴艺锦,借过走来,还先跟魏琛打得招呼说能不能要签名,魏琛摆摆手又接过比飞了几个字,吴艺锦眯着眼打量他:“陈……?”
    
    
  “是陈川澄,前辈。”大概有十七八岁的小男孩儿笑着看她,“我进了兴欣的训练营。”
     
     
  “啊……恭喜啊,”她好像有想起了什么,“你还是……想要五月井不成?”
     
   
  “是。”
    
     
  
18.
      
      
  第一天比赛落了幕。
       
  
  魏琛没想到曾经的小徒弟也到了可以收徒弟的时候了,他叼着烟和吴艺锦踱步回酒店,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问了问那个小孩儿的情况,得到的确是每年都会和他竞技场但具体不清楚的答复。他想到自己的迎风破阵,大概是难得再找到人接替,吴艺锦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心思,也口无遮拦,安慰他,你看君莫笑也可能断了后了。
    
    
  还是那个不会安慰人的死丫头样!
   
     
  吴艺锦仗着这会儿披头散发甩了甩刘海,说老魏啊,快点给我们找个嫂子吧。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欺负老夫单身啊,魏琛瞪她,你叶修大神也照样单身呢!
    
    
  笑着笑着就说不出话了,最怕这突然的沉默。
    
     
  还能说些什么呢?都是度过了最糟糕最难堪的生活的人,情况在好转,人却提不起干劲,只有赛场,只有竞技,燃起人的一腔热血,爬着又陡又窄的斜坡生怕掉进悬崖,越是难越要做,越是辛苦越是愉悦,因为你是为自己在努力,你是为整个团体在努力。
    
     
  冠军奖杯越是光芒万丈,得到后的落差越是明显,退役了,没你什么事了,回过头来才发现最累最苦的时光也是最值得怀恋的时光。她不比魏琛,因为她还年轻,比魏琛更有优势,但魏琛比她更为执著。
    
      
  魏琛从蓝雨退役那天她记忆犹新,他叼着烟像往常一样,只不过出去了再也没回来,她看见黄少天哭得不甘又无能为力,自己却像被什么东西堵住喉咙眼压根就说不出话了来,眼泪淹没了眼眶掉出来,她开始更加害怕,害怕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走掉,留她一个人断断续续的走这条光荣的荆棘之路。
    
    
  后来就好了,有了兴欣,有了大家。
    
     
  她和魏琛在走廊里分别,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陈果刚刚回来,难得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她侧过脸来看吴艺锦,说,我们输了。
     
     
  我知道,吴艺锦无奈的笑笑,拍拍她的背脊,我知道,别灰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19.
   
     
  即使那样说着的吴艺锦,手指也在QQ对话框上停留了好久,不知道该不该发一句“加油”或者是别的什么。
    
     
  陈果进浴室洗澡,她就窝在床上打开电视看重播,看国家队的首场比赛。破绽,亮点,都一一绽放出来。
    
  
  她换了个对话框,给苏沐橙和方锐发了句加油。两个人意外回了一样的“当然”。
       
       
  雷霆的戴妍琦戳她,发了个大哭的表情,小姑娘表情包丰富的很,也很喜欢和她唠嗑,大概是为数不多的女职业选手的惺惺相惜,他们建了一个专门的群,苏沐橙拉得人,然后开始互加好友。
      
     
  小戴问她能不能联系到肖时钦,她回复说也许国家队在复盘,这么晚了你还是明天再问吧。
     
     
  小姑娘听话得下线了。
      
     
  陈果正好出来,披着头发和她一起坐在床头看电视,情绪平静了很多。
      
      
  吴艺锦摩挲着手机,大致上是认定了戴妍琦只是来找个安心,用脚趾头都能猜到现在国家队在复盘,联系不到她的大队长也是很正常。这姑娘平时也是个活泼好动的一类,肖时钦却非常宠她,任由小魔女在界限内胡作非为。但是啊,这个小姑娘却是非常牵挂他呢。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戴妍琦对她的队长又崇拜又喜欢,但这四大战术大师之一的机械师好像总是被她没心没肺的外表蒙在鼓里,或者是故意的。
     
    
  算了。
     
      
  她继续看电视,镜头角度转来转去,炸弹乱飞特效狂舞,魔道学者天马行空的操作依旧让人摸不着头脑,身后的牧师被强行打断了治疗,神枪手贴身保护,一叶之秋的长枪冲在阵前。
     
     
  输了,赢了,双方队员握手,列队下场,每个人的表情都不同,但共同点是,都是疯子,职业的疯子。
    
     
  天是有多青睐吴艺锦,让她成为了这群疯子中的一员。
      
      
   
TBC.
 

评论

热度(9)